一箭倾心

分卷阅读20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似海茶 本章:分卷阅读20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保住小皇子”

    “陛下”林杏面上毫无血色,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她无力地牵住梁靖生衣角,缓缓吐气,道“不要怪罪大哥,他他不是故意的”

    “听萧太医的话,先勿多言。”梁靖生附身轻拍林杏的手,以示安慰。

    林韫之面无神色站在桌旁,观察着林杏一举一动。忽然感觉手有些凉意,低头看去,一只手勾住自己的手指,力气不大,却很坚定。抬眼便对上顾献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明亮地倒映着自己。林韫之愣神片刻,回以宽慰笑容。

    “韫之。”梁靖生转身,面色暗沉,朝林韫之走来,似乎在等他自己开口。

    “陛下,臣今日来此,是杏贵人相邀,未说上两句,便有事离开,并非贵人所言与其产生争执,更不曾冲撞于她。还望贵人莫要一不小心将过错强加于他人头上。”林韫之神色淡然,并无变化。

    林杏闻言,几乎要气得吐出血来:“大哥,你真是好生残忍难不成在怀疑一切都是妾身自导自演别忘了,这肚子里的不仅是我的孩子,他更是陛下的亲骨肉莫非我岂不知谋害皇子是死罪吗”林杏喘着粗气,艰难吐字,“大哥难道是怕,妹妹我若生出的是位皇子,会对自己有所威胁”

    “我并无所求,何来威胁世子之位若是有人想要,尽可拿去,但我决不允许自己的名誉清白被有心之人抹黑。”林韫之盯着站在榻前的林醒冷冷道。

    “大哥,你”没想到林韫之竟如此直截了当,林醒惊惶地瞪大眼。

    “韫之,不可胡说”梁靖生见他这般决绝,甚至搭上世子之名,反而心急起来。

    “皇上”林杏刚要开口,又被肚中一阵剧烈疼痛扯得撕心裂肺。

    此时,高公公在门外高喝道:“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目光随即转向缓步迈入屋内的魏娴清,在她身后紧跟着一位白胡须老者,虽上了年纪,步履仍旧稳健。

    “皇上。”魏娴清朝梁靖生微施一礼,淡淡道,“臣妾听闻杏贵人肚里胎儿不稳,想起已经退隐的秦太医。秦太医在职近四十年,就连皇上您出生时也是他亲手接过,妊孕之事他最为熟悉,便自作主张请了来。”

    秦太医不似薛太医那般躲闪,眼神清明,语气沉稳,刚进屋,就不住皱起眉。

    魏娴清睨一眼,不待梁靖生反应,道:“秦太医可是有所发现”

    秦太医先朝梁靖生一礼,才开口道:“回皇上、皇后娘娘,这屋内似乎有一丝淡淡麝香味。”又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肯定自己的观点。

    林杏闻言,全身冷汗直冒,挣扎起身:“秦太医,你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吗”

    秦太医眉头皱得更深:“臣虽老迈,这鼻子却还是好使的。”

    麝香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可用于活血通经、消肿止痛,却能导致妊孕之妇小产。麝香本身气味芳香,只因林杏大量出血,屋内血腥味浓重,几乎被淹没了去。

    秦太医走到屋两侧,仔细查看铜灯与熏炉,又从袖中掏出镊钳、白布,取了烧至底座的残渣,不一会儿步回榻前。

    “皇上、皇后娘娘请看,这便是麝香燃尽的残渣,看程度,应当有一段时日了。”秦太医摊开手里布,将残渣呈给众人看。

    梁靖生脸又沉了几分,眼前物证所示之事他又怎会不知当中意思。

    “看来想打皇子主意的不是别人,而是皇子的亲生母亲。”魏娴清冷冷道。

    “皇皇上臣妾没有臣妾没有啊皇上”

    魏娴清冰冷的判决让林杏疯了一般扑到地上,不顾身上痛楚,爬到梁靖生脚下,身后血水拖了一地。

    “一定一定是有人嫉妒臣妾,想用着卑鄙手段毁了臣妾,请皇上为臣妾做主啊”

    梁靖生扫了一眼脚下两眼发红、面目狰狞的林杏,抬头看向畏缩在角落的薛太医,道:“薛太医,你怎么看”

    薛太医听出了话中话,皇上分明是对他的诊断起了疑心,这一问,是让他推倒此前所下结论,成为人证,也是给他痛改前非的机会。

    薛太医哆嗦上前,接过秦太医手中之物,闻了闻,面色苍白道:“回回皇上,微臣微臣医术不精,竟没能识破这麝香之谜,险些让世子背负罪名,请皇上降罪”说罢便跪了下来。

    “薛力你竟然”林杏尖叫道,失了心智一般转身就要扑向薛太医,却被上前而来的侍从截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皇上你看看我,你的孩子没了啊,没了啊”林杏双臂被侍从按住动弹不得,只得狂喊乱叫。

    “皇上,人死不能复生,即便胎儿也是一样。”秦太医踌躇片刻,低声道,“只怕贵人娘娘从今往后都无法再生育了。”

    原本挣扎的林杏突然静了下来。她看看梁靖生,又看看秦太医,最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突然脱身而起,狠狠撞向桌子。

    “你做什么”林醒即使冲上前去,与侍从一同压制住林杏。

    顾献沉默地看着这披头散发、忽笑忽哭,如同疯了一样的女人,又抬头看了看身前的梁靖生。他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着,似是下定了决心,缓缓轻吐出几个字:“将杏贵人带到思省宫去吧。”

    思省宫,犯了错的嫔妃们都会被送去那里,无异于打入冷宫。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我没孩子了,以后也不会有了呜呜啊”林杏似乎已经听不到旁人在说什么,也似乎不知道自己的下场和未来,她仍沉浸在丧子之痛,仍旧不停叫喊,直到被侍从架着离开含庆宫,那凄凉的叫声依旧从远处隐约传来。

    魏娴清抬起头,看着秋风扫过后御花园百树摇曳。

    “皇后娘娘。”

    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魏娴清急忙转身,冷若冰霜的容颜瞬间化开来,绽出一抹温暖笑容。

    “韫之哥哥。”魏娴清轻轻唤道。

    林韫之步上前,颔首施礼:“多谢娘娘几次出手相助,微臣定当铭记在心。”

    魏娴清垂下眼帘,微微摇头道:“认识这么多年,韫之哥哥怎还是如此见外。”

    林韫之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记得小时候,我常缠着你,让你陪我在这花园里玩耍,最后玩得浑身是泥,还被父皇点着脑袋臭骂一顿。”回忆起童年过往,魏娴清轻笑两声。她伸出手,接住了一片已经迫不及待,将要落入大地怀抱的黄叶。

    林韫之看着魏娴清掌中落叶,道:“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真的很久很久了呢。”

    魏娴清松开手掌,叶子继续它的旅程,最终落在地上,混入一片金黄。

    第13章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箭倾心》,方便以后阅读一箭倾心分卷阅读2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箭倾心分卷阅读20并对一箭倾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