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倾心

分卷阅读18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似海茶 本章:分卷阅读18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脸。

    我为什么要脑补这些东西,真的是够了

    顾献知道,自己再不找点事情做,这一整天恐怕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场景了。于是快速翻身下床,走到储柜前,拉开柜门,抱出几块木头和一把刻刀,咣啷一声全扔在了桌上。

    咣啷一声,玶逸郡主一脚踩翻了火盆,惊得近处丫鬟赶忙上前搀扶。

    林韫之瞧也不瞧一眼,负手径自迈过门坎。

    “殿、殿下”丫鬟小心翼翼扶住玶逸郡主,感觉到手里的人微微发颤。

    大红盖头之下,玶逸郡主紧咬着下唇,修长的指甲硌进掌心。

    “无碍。”她稳住声音,低声道。她不在乎这些仪式,也不在乎众人是否真心祝福她,她要那人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

    等玶逸郡主磕磕绊绊步入喜堂,林韫之早已等在那里。

    喜堂之上,梁靖生与魏娴清端居左位,林霄泉和国公府二夫人肖氏居右。

    等二人定定站好,傧相将绸花递了过去。玶逸郡主接过一边,林韫之却纹丝不动。

    “世子爷,这”傧相面露为难,偷偷瞧了眼梁靖生,见他定睛直视却并不打算开口,便暗叹口气,收回绸花,高声唱道:

    “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面向厅外,恭敬一拜。

    “二拜高堂”

    再次转身,林韫之依旧面无表情,与玶逸郡主朝主位一拜。

    梁靖生看向林韫之,眼底流露出歉意之色。一旁的魏娴清神色淡淡,垂着眼帘,看不出情绪。倒是林霄泉,尴尬地轻咳一声,好像让众人都回过神来。

    “夫妻对拜”

    终于终于玶逸郡主拜了下去,双手不住颤抖,她甚至连林韫之不合规矩的冷漠都不在乎,只要这最后一拜完成,他就是自己的了

    然而不知为何,迟迟等不到傧相唱下一句。

    玶逸郡主蒙着喜盖,看不见发生了什么,长久的静默让她突然害怕起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有人快步跑进堂内,不一会儿又匆匆跑出。紧接着又是一阵脚步声,却不止一人。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玶逸郡主浑身战栗起来。这个声音,她简直再熟悉不过可是怎么会,他不是已经被

    情急之下撩开喜盖,自己与林韫之中间站着的,正是方昊。

    “你你”玶逸郡主颤抖双唇,说不出话来。

    方昊只睨了眼,便收回目光。可就是这一眼,仇恨仿佛就要喷出一般,让玶逸郡主脸色煞白,浑身止不住地抖。

    梁靖生皱着眉,道:“方昊,你此番入堂本不合时宜,可既然皇后替你说情,朕也不好驳了皇后面子,有何事,速速说来。”

    “谢陛下开明。既然如此,臣也就直说了。臣,反对这门亲事。”

    方昊话一出口,厅堂之内私语声阵阵,梁靖生的眉蹙得又深了几分。

    方昊道:“微臣本与郡主两情相悦,已有肌肤之亲。若非她突然心悦林世子,弃臣不顾,我二人怕是早就私定终身。”

    “你胡说八道”玶逸郡主不顾形象,连声尖叫起来。

    方昊不予理会,继续道:“微臣区区六品官,郡主尊贵之躯,自当与林世子更为相配。然臣之感情被当作儿戏,实在不甘。”

    “方昊,你休要污蔑我”玶逸郡主指着方昊怒吼,又看向梁靖生,“皇兄,莫要听这疯人胡言乱语”

    “郡主可还记得此物”

    方昊摊开手,掌中放着一条银饰链。

    玶逸郡主脸色苍白得不像话。这银链自小就挂在她的右脚踝处,一刻不曾解下。直到半年多前,突然发现不见踪影,以为是掉在了什么地方,派宫人们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竟是被方昊拿了去

    “若非与你亲近,我又怎会拿得到手”方昊嘴角慢慢凝起一抹渗人笑意。

    玶逸郡主嘴唇一抖,随即转向林韫之,表情似哭还笑:“夫君,你别听他的,我的心意你是懂的,我真的没有”

    瞳孔中倒映出的人依旧负手而立,神色淡然,好像此事与自己根本无关。

    林韫之不加掩饰的冷漠让玶逸郡主失了方寸,突然疯了一般大喊道:“方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也只是在利用我对我而言,你也只是替代品,什么两情相悦,你有什么资格”说罢,才发现自己中了激将法,竟将一切全盘托出。

    “够了”

    梁靖生低声吼道,厅堂内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皇上,郡主虽年纪尚小不懂事,可毕竟身为皇室,今后若是走漏风声,遭外人得知,岂非有损皇室颜面。”魏娴清在一旁轻声道。

    “皇后放心,朕自有分寸。”

    梁靖生压下内心几分怒气,开口道:“即日起,不经朕的准许,玶逸郡主不得踏出寝宫半步。至于方昊,关入大牢,听错发落。”

    “也好,也好,至少,你求而不得,比我更不好过哈哈哈哈哈哈”方昊失了心般癫笑起来。梁靖生挥挥手,让两名侍卫将他带走。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玶逸郡主跌坐在地上,神魂尽失。

    顾不得场内一片混乱,林韫之迅速换下喜服,匆匆离去。

    萧府大门紧闭。

    林韫之抬起手,片刻后又放下。

    顾献仍坐在窗沿下,桌上零零落落摆了十几只已经完工的箭镞,手里拿着一只半成品,用刻刀有一下没一下地削着。

    房门被砰地一声推开,顾献猛然转头,一道修长身影背光而立。

    两人紧紧盯着对方,相顾无言。

    我已经病入膏肓,想他想到发白日梦了么顾献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自诽道。

    直到那人迈入门内,跨进阴影,面容逐渐清晰,顾献才意识到,此时本该沉浸在良宵一梦的人竟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蹭地一下站起,忘了手里还握着利器,连手指被划破也无动于衷。

    “怎么这么不小心”

    林韫之两三步便迈到顾献面前,一把抓过受伤的手,却被人抽了回去。

    顾献来了气,二话不说,往旁边撤一步越过林韫之就要走。一股大力箍住他的双臂,将他翻转回身。

    “你真的要气死我吗莫名其妙不见人,莫名其妙就要走,事到如今你还要逃去哪里”林韫之直勾勾地等着眼前人,似乎要喷出火来。

    “该生气的明明是我吧”顾献挣扎起来,“莫名其妙缠着别人,又莫名其妙全身而退,最后莫名其妙与其他人洞房花烛,你还想要怎样”一边喊,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怎么这么肉麻。

    “我我没有”林韫之愣了愣,声音缓和下来,“我没有跟别人洞房花烛,我也没有想要离开。”

    顾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箭倾心》,方便以后阅读一箭倾心分卷阅读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箭倾心分卷阅读18并对一箭倾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