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乡多宝玉

分卷阅读19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英渡 本章:分卷阅读190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事的。对了,那豹子是野兽,厉害得紧。你别逞勇,和它们硬碰硬,还是有把握时再出击。还有还有,我给你带的衣裳你”

    沈砚及时捂住他的口:“我都知道了,出门在外这么多年,会照顾自己的。你别操心了,倒是多管管自己。我走以后,你多跟在谢逸身边,凡事看着他行,自己别强出头,否则给人家暗害了都不知。尤其是现在升了官,更点那些人的眼了,你得时时小心注意着。”

    “张云简你尽量躲着些,恐怕我不在他会更猖狂。不过你放心,我已有了制他的办法。你别太牵挂我,闲了就自己找点儿事解闷。我都没事的,你别总是自己吓自己。我会记着给你写信,你放心。只是战时消息不灵通,信函传送,路上意外甚多,若是信一时没到,不必太着急,再等等就是了。在家乖乖等我,别到处乱跑。”

    “我知道了。”萧索点点脑袋,“我都听你的话。”

    沈砚笑着揉揉他头顶:“乖。”

    他们到时,三军已整装待发。沈砚登上高台,拜将受符,饮过皇帝的辞别酒,挥手向众人示意,引得呼声震天摇山撼岳。

    礼毕,沈砚跨上御驰马,扬鞭下令开拔。他并未高呼,也未大吼,只跟十一吩咐了一句,旁边立刻有斥候飞马在队伍中报信。

    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

    简简单单两个字,却似有千斤重。众军领命,气势如虹地向前进发。萧索一旁看着,内心深处感慨连连。

    他真的是个将军。

    这样一个人,居然喜欢自己。

    萧索以天子的名义,同百官随军送他,只是旁人走了两步意思意思也就罢了,只有他一直送到城外洒泪亭,实在不能再送,才不得不停下来。

    沈砚命令队伍继续前行,自己驻足与萧索道别。

    今日有风,吹得衣袍飒飒作响,萧瑟如愁绪。

    他将人按进怀里,久久不肯放开,直到肩头的衣裳沾湿了,才捧着他脸道:“独宝乖,在家等我,我一定平安回来。到那时,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他穿着盔甲,衣服是冷硬的,神情却甚温柔。此刻在萧索眼里,他就是拢着光的神祗,说什么便是什么。

    “好。”萧索哽咽得字不成句,眼泪婆娑地看着他,“我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回来。我会很听话的,你说的我都记住了。”

    “那就好。”沈砚又吻他,笑中有泪,夹杂着酸涩,“别哭了,多好看的脸蛋,都哭花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做和尚,等回来再开荤。你放心。”

    萧索搂着他腰,拼命地点头。

    二人纠缠不清,谁也不肯先放手。

    十一见大军已远,提点道:“爷,该走了,再不走就跟不上了。”

    “真的该走了。”沈砚抚着他脸道,“别这样,我走得也不放心。”

    萧索默默片刻,慢慢离开了他的怀抱,却还牢牢抓着他指尖。正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停顿半晌,他终于狠狠心,背过了身去。

    沈砚定定看了他一眼,回身上马,疾驰而去。

    萧索耳边马蹄声催,渐渐飘远,消失于茫茫天地之中。队伍走了,沈砚也走了,此地只剩了他一个,并这广袤无垠的荒野。

    山南山北蓼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

    第131章鸿雁传书

    萧索怅然若失地向回走,路过天光云影,越过水流落叶,停在马车旁,攀着木门狼狈地爬了两下,忽然趴在车架上怔住了。

    八宝从后面抽出脚凳来给他:“公子怎么了踩着这个就行了。”

    “是啊,踩着这个就行了。”萧索木然点点头,以前从不知道也从未用过,每次都有人抱他上下的,平时竟不觉得。

    窗扉紧闭,车厢里晦暗若黄昏。他们的马车走在官道上,像往日一般,“隆隆”地响。鸾铃在檐下“叮当”,身边仿佛有人坐着。

    别后的情绪,如同休沐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傍晚,莫名心慌,表面却平静,有淡淡的愁绪夹杂其中。

    回到将军府,才刚午时。

    沈砚的管家宗喜早已得到吩咐他离开的时候家里萧索做主因而不敢怠慢,跟在身后迭声问:“大人何时吃晌饭是在前面吃,还是送进屋里去”

    “我不饿。”萧索摇摇头,“我不吃了,你们歇着吧,不必忙。”

    “将军走前嘱咐过,让看着大人多吃饭,除非生病吃不下,否则不能不吃。”宗喜道。“话又说回来,将军也说,让好生照顾您,不让生病,否则要拿我们是问。”

    萧索叹了口气,道:“那等下再送进屋里罢,我想歇一会儿。”

    宗喜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八宝见状,也不打扰他,只坐在屋外的水磨石台阶上发呆。

    萧索在前厅怔怔站了一时,又在椅子上出了一回神,接着端起茶来喝了两口却是冷的只觉疲惫不堪,却又困意阑珊。

    他顺着走廊向后去,转过板壁,步入寝室,见床帐里被卷褥绉,屋中热气犹存,枕边还有一条沈砚换下的腰带半垂至地面,虽然凌乱,却很旖旎。

    大约是丫鬟们没有得到命令,不敢擅自进来收拾,故此室内还保留着临走时的样子。沈砚待底下人一向宽和,但有一回萧索在此过夜,晚上被进来换烛芯的小丫头没留神用蜡油烫了手,他生了气,从此再不许人随意进他卧房。

    萧索原本忍得住,从送走他起感觉便有些迟滞,钝钝的,但一见此情此景,人去楼空的对比太明显,触动情肠,眼泪顿时如黄河决堤,控制不住地向下流。

    厨役端着饭菜在外面敲门,他只顾抱着被子抹眼泪,也不曾留意。慢慢哭得累了,无意识地裹着沈砚用过的衾盖,睡着了。

    那上面有他的味道,好似窝在他怀里。

    不知他此时此刻,正在做什么。

    沈砚一行走,一行命阮桐拿着纸笔在旁写信。他没有惊艳的文采,不过是所思所想、所见所闻,闲闲低语,娓娓道来。

    “今日上午吃了一碟咸菜,三个馒头,并清粥一碗。味道不错,只是不如你做的,很想念你的渍鸭蛋。一过并州,满眼土黄,气候甚是恶劣。此地百姓生财有道,虽不在丰饶沃土之处,却能另谋出路,行商贩货,倒很不错。中午路过某县,也不知叫个什么,在那城外面偶遇一捏面人的老头儿,好手艺,比咱们江南家乡的大阿福另有一样好处。我命他捏了一个你,又捏了一个我,来日见到再给你,瞧瞧可不可爱。大军不能久留,下午我们就到了”

    阮桐一面奋笔疾书,一面截口道:“将军,您要是这么事无巨细,


如果您喜欢,请把《此乡多宝玉》,方便以后阅读此乡多宝玉分卷阅读19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此乡多宝玉分卷阅读190并对此乡多宝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