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非晚

分卷阅读3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霍散人 本章:分卷阅读38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练家子,顿时吓得双腿打颤。那下,直直朝着人群后大喊道:

    “大哥大哥”

    结果,又是一群黑衣大汉冲了出来。紧接着,那所谓的大哥也出来了。一时间,酒吧陷入了一场混战

    但这之后没过多久,警车的鸣笛声便响彻整个外围。毫无疑问,连同容川在内所有打架斗殴的,全都被特警持着枪请到局子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商榆听柴田淳风的感受,是我在网易云听到这歌的感受,于是心下一动就去评论了。不想这评论还蛮适合这一章的,于是直接复制过来。

    、第22章

    尉铭那晚的车开得极快,韦凝的电话打完还没过一刻钟尉铭就火急火燎的来了。见了韦凝,不顾在场所有人竟红了眼眶搂着她不住的问,老婆,老婆,你伤到哪了

    韦凝心甜如蜜,忙说,没有没有,我没事,好的很。

    尉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后狠狠瞪向了容川身侧的那只鸵鸟。那被容川的黑色大衣包裹着的某人,一直低头被容爸容妈盯着的模样,可不就是鸵鸟么。

    然后,尉铭就对韦凝小声嘀咕:

    “我就说让你离这祸害远点,你偏不信,现在好了,竟”

    尉铭忽然不说了,因为韦凝一个犀利的眼神陡然射了过来。

    这年前被请到局子里做客,在家风一向严谨的容家看来,容爸表示很不能理解。况且三天后就是除夕。但知晓了事情原委后的容爸,显然比容川更还要来的气愤。

    “警察同志,请你们一定要严惩这些败坏社会良好风气的人一定要严惩严惩”

    他把那刑警的桌子敲得震天响,已然失了他身为一个名律师的基本涵养,容妈见他如此,着实吃了一惊。

    容爸对商榆的良好印象在之前的那间餐馆里是与日俱增。见惯了牛鬼蛇神的他,深深感触到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于是在感慨他家小子眼光不错的同时,也在后悔当初是怎么被猪油蒙了心让他俩分开的。

    商榆见到容爸更是惊得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个之前在她朋友餐馆里总是和蔼可亲的伯父,怎么就是活活拆散她与容川,破坏她美好姻缘的罪魁祸首而且,在知道因她的原因使得他儿子进了局里后,居然还能对她这般的笑容满面

    商榆不明白,她望向了容川,岂知容川比她还不明白。

    容川这次本来是要被拘留几天的,但念他态度端正,加上不是他主动动的手,所以在警局的同志们了解完情况后,做个笔录也就签个字放了。但是那些特意滋事的黑衣团伙就不好说了。

    容爸走时还直夸办案的小伙子们秉公执法的效率极高。那几个小伙子谁不认得容爸,在法律频道的政法律堂节目中隔三差五就做特邀嘉宾的人,c市谁不认识。

    容爸跟容妈出来后,跟容川说了几句话,这期间商榆一直在后面乖乖站着,连头都不敢抬。韦凝安慰了商榆几句就被尉铭满脸不高兴的任性拉走了。韦凝心里直骂,这男人也真是,结了婚后那之前大度宽容的性子都被狗吃了。

    容爸上车前,对容川说了一句话,说的容川瞬间愣在原地。

    容爸说,三十晚上,将商榆带回家来过年吧,她一个人就不要让她总是孤零零的在外面了。

    容妈也是一愣,对容爸简直刮目相看,说,怎么,你这变得我有些接受不来啊。

    容爸不乐意了,说,难道你不喜欢那孩子

    容妈就笑着锤他,废话我第一眼见到那孩子就喜欢还不就是你从中作梗

    容爸气得直翻白眼赌气,得得得,就你们是好人,我是坏人老张,快开车

    边催促老张边在关车门前推了容川一把,直嫌弃说,走走走,一边去,你讨厌的紧。

    之后,车子便开走了。

    容爸容妈一走,容川再一想他老爸的话,便在原地缓缓笑了出来。

    可后面的商榆完全没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她只认为这一次,她算是彻底没机会进容家的大门,跟容川在一起了。

    想着想着,她的鼻头就是一酸

    容川一回头看见的就是商榆披着他的大衣在那里默默地抹着眼泪。她面容看起来难过极了,容川不用想,也知道她误会了什么。

    然后,他走到她面前,将她轻轻地抱在了怀里。好了,这一抱可不得了,商榆直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容川都心疼死了,一个劲儿的哄着别哭别哭,可她就是怎么都止不住。

    “怎么就那么难啊,我想跟你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难啊”

    那天晚上,容川从未见她哭成那样,以至于日后每次想起,他都深深悔不当初,为何要让她离开六年之久。

    雪下的断断续续,商榆哭得累了还是在他的怀里不住的抽噎。容川静静地凝望着她,就记起刚才尉铭临走前同他说的一句知心话。

    尉铭说,容二,我们都应该庆幸我们所在乎的人会放不下。否则,你跟我就亏大了

    他静静回味着那一句话,而后,默默地在她面前蹲了下去。

    “商商,上来。”

    他要背她,商榆一愣。

    “上来。”

    于是慢慢地,商榆弯腰乖乖地趴在他的背上。那一刻她心里悲伤极了,心想也许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他背着了。

    想着想着,她在他的背上泪流不止

    容川知道她在哭,那滚烫的泪珠一滴一滴滴在他的脖颈处,烫着他的肌肤,也烫着他的心。后来,他受不住了,缓缓开口:

    “商商”

    她听着,却没有回答。她多么想他背着她的这条路没有尽头,他可以一直这样背着她,背着她一直走下去。

    “商商,我跟你说一件事。”

    我和你,就这样吧,就这样分开吧。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我们都无法在一起。

    商榆猜他会这么对自己说。一时鼻子又是一酸。从警局出来后,她的泪水就没干过。她的心就如同这漫天纷纷的大雪一样,格外的悲凉。

    “商商”

    他停住脚步,侧头柔声唤她。他越是如此,她的泪只会流的越凶。

    “不要说,求求你不要说,求求你了,不要说”

    “我明白你要说的,我你今晚不要跟我说,就今晚。你明天再说好么求你了”

    她近乎哀求的卑微语气陡然刺痛他的心。忽然,他一下放下她,转身面对着她,一字一句道:

    “不要乱想,我”

    “你什么”

    她的语气是他从未听过的绝望悲痛:

    “容川啊,你有什么好有什么好我为什么要非你不可你很得意吧,见我如此纠缠不


如果您喜欢,请把《桑榆非晚》,方便以后阅读桑榆非晚分卷阅读3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桑榆非晚分卷阅读38并对桑榆非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