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书

第八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许今晨 本章:第八十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两人下午出门,方禹看着手机上的地址,和林书找了过去。

    林书提着昨天买的一条丝巾,想着要见到方禹的妈妈了还是有点紧张,他是不是也可以叫妈妈呢?如果他突然叫她妈妈会不会很奇怪呢?可是,他还蛮想喊她妈妈的。虽然上次他已经叫过一次了,还是她要求的,这就说明方妈妈是不介意的,嗯,待会他也要叫妈妈。

    “就是这了”方禹停住了脚,站在一栋房子外。

    林书看了他一眼,直接按了门铃,然后牵起方禹的手,不一会,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是一个中年男人。

    方禹见过他一次,自然是他那老妈的情人。

    男人来到门口,打开门,愣了下,“方禹?”

    “我妈呢?”

    男人瞥了眼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先进来吧”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林书随意扫了一眼,这间屋子很……怎么说呢,没有家的感觉,很清冷,没有温度。

    男人给他们两人倒了茶,“谢谢”林书道谢。

    “我妈呢?”方禹再次开口问道。

    男人喝了口茶,沉默了会,然后道,“你终于来了,却还是来晚了”

    方禹眸子看过去,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男人起身朝屋子里面走去,不一会后抱出一个骨灰盒,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茶几上,“她在这”

    方禹蹭的起身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你他妈说的是什么鬼话,说你把我妈怎么了?”

    男人脸色很平静,“坐下来吧,我来告诉你一些你早该知道的真相”

    “阿禹,你先别激动”林书赶紧扯着他坐下,一手紧握住他在发颤的手。

    “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揍死你”方禹凶狠道,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那个骨灰盒,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开始强烈收缩起来,仿佛他知道那确实就是他的母亲般。

    “你母亲从几年前就查出了乳腺癌,这几年也一直在做治疗,但她知道时,她选择了不告诉你,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知道或是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那几年她经常离家你知道的吧,你以为她是在享受单身享受自由,其实她都在接受治疗,医生的话她奉为圣旨,因为她想陪你久一点,每次身体好一点了她就会选择回家看看你,但从不敢多待,怕你看出来,可是今年病情还是恶化了,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不想告诉你,甚至打算瞒着你一辈子,让你恨她也好过你知道真相,我想带她来美国试试,她同意了,因为她也正想找借口离开你,她告诉我说,她可以安心的走了,因为他的儿子似乎有了更爱他的人,来美国后两个月她就去了,她走的时候很平静很幸福,她说,如果有一天她儿子来看她的话让他带她回家,但她希望这天久一点,久到他觉得不会伤心时就好”

    林书的眼睛里已经是眼泪在冒,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他看向方禹,很担心他受不了。

    方禹死死的抓紧手里的手,眼眶湿润却倔强的没有流泪,站起来有些压抑的开口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告诉你我才不相信”随后冲了出去。

    “阿禹,阿禹”林书追了上去。

    男人没有动,眼神温和的看向骨灰盒,随后抱在自己怀里,轻笑出声,那笑里有着哀伤,“其实我知道你一直想回家,但,我却没有带你回家的资格啊”他知道她愿意来是因为儿子,愿意离开也是因为儿子,哪怕他有在她心中占一席之地却也比不过她儿子的十分之一,“有时候你不止对我狠,对你儿子也狠呢”

    方禹使劲的跑着,不知道要跑到哪去,可是一停下来似乎就会被心里的痛苦给压碎,他从不知道,那种随意一说的再见有可能就是死别,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这就是爱他吗?那他现在这么痛苦算什么?几年啊,他从不知道她在受苦,他总是在心里痛苦于母亲对他的漠不关心,殊不知那也是爱,他甚至从没有好好的客气的和她说过话,总是用发着脾气来表达自己对她的不满,没有注意过她的脸色,没有关心过她的身体,甚至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说消失就消失了,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那么神采飞扬,为什么转瞬间就陨落了,为什么……他不相信啊,甚至最后一次见面,他也是满心不耐,为什么没有察觉呢?为什么没有关心呢?因为,他觉得她也不够关心自己,在自己需要她的时候她总是不在,所以,他也不要她了,只是,他不是真的不要她啊,他……只是……只是……在闹别扭啊。

    方禹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虚脱了般的直接跪倒在地上,伸手盖住眼睛,眼泪从眼角益了出来,顺着脸流进了沙子里,他咬着唇,无声的哭泣着。

    林书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得他倒在地上,全身抽动着,那种无声压抑的痛苦让他也跟着全身痛了起来,他赤脚走过去,跪坐在他身边,抱住他的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陪着他一起流泪。

    方禹侧首把头埋进他腿间,无声的压抑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呜呜……”

    林书觉得好痛,是不是真像方母说的,晚来一点比较好,那样会不会没这么痛,如果可以代替他痛就好了。

    暮色深深,方禹的哭声也渐渐隐没了,似是哭干了眼泪,海浪袭来打在岸边也似在低泣般,无人的沙滩头,林书的姿势没有变过,始终似守卫般的抱住他的头,不管自己是否没有知觉的双腿和僵硬的全身,也不管一直在流血的双脚,始终安静的抱着怀里的人,想分担他的痛苦,想告诉他他在。

    许是哭累了,方禹就那么睡着了,海风袭来,带着抹凉意,林书把他抱的更紧,用身体挡住海风,没想过叫醒方禹,他知道现在叫醒他无疑是让他重新再痛一次,他现在需要休息。两人就那么抱着睡了一夜。

    林书几乎都处于半梦半醒间,夜晚的温差让他全身体温下降,尤其是接近黎明时,他其实都是睁着眼抱着方禹看着平静的海面,嘴唇都有些发紫,他其实是希望明天不要来的,他怕方禹醒来后痛苦,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安慰他,方禹痛的时候他也好痛。

    天渐渐亮了起来,怀里的人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又似乎有了细微的动静,林书知道,方禹醒了,他在等待着。

    “小书,我是孤儿了,再也没有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禹才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让林书瞬间泪如雨下的话,“才不是,你有我啊”

    “是啊,我还有你”方禹从他腿上起来,脸色很平静道,“走吧,回去吧”

    看着那人没有等自己的就朝前走,林书知道他还很痛苦,他脚没有了知觉,有些费力的爬起来,锤了锤腿,就吃力的跟了上去。

    回到酒店后,方禹就躺在了床上,安静的像是不存在般,整个人有些空洞。

    林书走过去,“阿禹,洗过澡再睡好不好”他很担心他的身体,昨晚上就在海边躺了一夜,万一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只是床上的人像是入定了般,不再理会外面的世界。

    林书见他这样,难过的要死,也不管自己脸色其实比方禹更难看,进了浴室打了一盆热水,帮方禹把衣服脱了,擦拭着他的身体,方禹只是任他擦拭着,随后帮他盖好被子。

    再端着水回到浴室自己简单冲了个澡,就爬上了床抱住方禹,一直柔声在他耳边说道,“我在这,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你有我啊,我会一直在的”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永远都在”……

    不知道说了多久,说到他自己累的睡着了,一直没动静的方禹抬手搭上林书抱着他头的手,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溢出。

    两人就那么一整天躺在床上,谁也没有下床,甚至没有觉得饿,当情绪极度难受时,似乎其他的感受都被掩盖了。

    林书醒来后也总是重复的说着会一直在的话,这一天他也总是断断续续的处在半梦半醒间,唯一记得的就是告诉方禹,他会一直在。

    第三天,林书从床上醒来后,按了按自己的脑袋,他侧身看过去,床铺是空的,心里一惊,立马下床喊道,“阿禹”

    没有人回应,他急了,冲向浴室,“阿禹,阿禹”里面并没有人。

    阿禹去哪了,他急的直接打开门冲下楼,来到前台,“你好,请问有看到和我住一起的男生吗?”

    前台小姐看着就穿着浴袍跑下来的人,冷静的答道,“我看到他出去了”

    “他去哪了?”

    前台小姐有些无语,礼貌的笑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林书道完谢就朝门口跑去,方禹这时正从门口进来,林书停住了脚步,两人深深的对视着,方禹抱着骨灰盒,脸上很平静。

    林书忍不住就红了眼眶,方禹走过来,牵住他的手,“怎么光着脚就下来了,”

    “我……醒来就没有看到你”他有些委屈。

    “走吧,上去”

    “嗯”

    林书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前台小姐有些诧异,虽然猜到了两人可能是一对,不过现在一看那就是事实,同性恋在美国挺多见的,只是这两人好像是中国人,长的倒是都挺好挺般配的,是不是家里不同意私奔到这来的,年级还很小的样子,她在心里想道。

    两人回到房间后,方禹把骨灰盒放在茶几上,抱住林书,“小书,我们回去吧,我想带我妈回家”

    林书握住他的手,温柔道,“好”

    两人在深夜回到了家,方禹把他妈的骨灰盒放好后就进了房间,林书进了方母之前的房间,找到那本画册,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装好摆在骨灰盒前面。回来前,他提前和林海联系了,知道他已经去学校报到了,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想再让林海打扰到方禹,他知道他现在需要他,可是,后天他们学校也要开学了,方禹能恢复吗?

    他看着笑的风情万种的女人,方妈妈真的很好看,方禹大概是遗传了她的美貌,“阿姨”他轻声开口道,想了想,又改口有些羞涩道,“妈妈”

    “妈妈,你放心,我会照顾好阿禹的”他终于知道那时候方母为何那么说那么做了,她是早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所以他想试探他对方禹的感情,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受伤,她也知道这条路并不好走,但,她希望方禹幸福,所以,她愿意相信他接受他。

    “妈妈,请你在天之灵保佑阿禹平安幸福,保佑我们白头到老”说完后,他闭上眼诚心的拜了拜。

    林海不在,他不用顾虑什么,他推开房门,方禹和之前一样躺在床上,不动也不说话,林书脱掉鞋爬上床抱住他,“阿禹,你这样我难受”

    “我答应妈妈了,她不在了还有我啊,我会一直在的”

    方禹收紧手臂抱住他,把脸埋进他颈间,低声道,“嗯”

    一早,林书醒来后,就看到已经睁着眼的方禹,“你醒了?”

    “嗯”

    “你饿不饿,我去下面”

    “好”

    林书亲了亲他的嘴角就下床了,他知道方禹需要时间走出这种伤痛,他能做的就是陪着他,照顾好他。

    不一会后,他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阿禹,面好了,你先去洗漱一下好不好”

    方禹听话的进了浴室,随后走出来,在床边坐下。林书把面端给他,“快吃吧”

    方禹看着那碗面,没有接,“没有胃口不想吃”他的印象中母亲也为他下过面,也总是会在面上给他盖一个鸡蛋,而鸡蛋总是煎的丑极了,每次他都一边挑剔一边把面吃光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他以为自己都忘了原来记忆是不会骗人的,发生过的就肯定存在,它不会时时出现却会在你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浮现。

    “吃一点吧,就吃一点好不好”

    方禹没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原来,他和母亲之前也有些温情的记忆啊,他一直以为他们相处的模式就是互不在意,却不知彼此的互不在意,都是自己另一种爱意的表达,他甚至从没有告诉过她,他想她、爱她呢。

    林书不知道方禹为什么突然变的悲伤起来,只是,他不喜欢这样的方禹,一点也不喜欢。他凑近他,吻上他的唇。

    轻轻的爱怜的吸允舔弄着,方禹回神,似是有些疑惑,随后捧住他的头,和他拥吻着,吻的是那么的温柔,像对待宝贝般。

    随后两人分开,方禹轻喊道,“小书”

    “我在”

    “不要离开我”

    “绝不离开你”

    “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杀了你”

    “好”

    “小书”

    “我在”

    “小书,不要离开我”

    “不离开”他从不知道方禹也会这么脆弱,脆弱的让他心疼不已


如果您喜欢,请把《林书》,方便以后阅读林书第八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林书第八十章并对林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