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

沈韩和傅云飞番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青色 本章:沈韩和傅云飞番外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go>

    墨君夜和顾明意结婚的时候,有两个非常亮眼的帅哥,引得全场未婚的女心,心情荡漾。

    “可惜啊,钻石单身汉墨君夜结婚了,为什么我就没有那样的好运气”

    “你看那两个伴郎,也不输给墨君夜啊。”

    “就是就是,那两人的身份,也令人咋舌呢,要是能够被他们看中……”

    单身的姑娘们,小小声的叽叽喳喳,新郎新娘身边的帅哥,也在小声地说话。

    “云飞,你今天看起来很帅。”

    沈韩声音真诚,顺便,伸手替傅云飞整理了一下领带。

    “废、废话,小爷当然知道我很帅。”

    傅云飞莫名的,有点脸红,心里忍不住懊恼起来。

    他特么的为毛会心跳得那么奇怪他很帅,这是个事实好不好

    然而傅小爷的眼神,却开始游移,落在哪里,都不肯落到沈韩的身上。

    今天的沈韩,似乎……,也有那么点儿不太一样。

    切,人靠衣装马靠鞍,稍微帅、帅点多正常啊。

    傅云飞看着婚礼顺利地进行,看着阿夜夫妻,历尽磨难,终于携手亲吻,心里忍不住,也有些感叹。

    真是,不容易啊。

    正想着,耳边忽然多了一个温热的气息。

    “你……,羡慕吗”

    傅云飞首先,忍不住揉了揉耳朵。

    “你别靠那么近,我听得见的。”

    沈韩稍稍离开了一点,却看到他慢慢染上淡淡粉色的耳尖,慢慢地笑起来。

    从前跟自己勾肩搭背,脱了衣服一块儿泡澡都毫不在乎的人,现在连自己的接近,都会耳红。

    这是个,好现象吧

    傅云飞看着面前交换戒指的两人,想了想沈韩刚刚的问题。

    “羡慕啊,能有一个相互扶持认定的人,应该很好吧。”

    沈韩心里一动,“如果你想,我们也……”

    “我们也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这样的场合,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吗”

    傅云飞忽然回过头,眼神澄清,里面倒映着,沈韩沉默的模样。

    “我明白你的心意,真的。”

    傅云飞搔了搔头,“阿夜他们说我情商低,这方面不开窍,所以我回去之后,认认真真地,好好想过了。”

    “我发现,我对你,也不是没有感觉。”

    傅云飞说这些,有些不好意思,但这确实,是他绞尽脑汁,逼着自己耐心思考出来的结果。

    沈韩听到这个,眼睛猛地一亮。

    他是说,他也、也喜欢自己

    “或许换一个人,男的,敢跟我说喜欢我,老子早一个巴掌抽过去了,可是如果是你……”

    傅云飞抿了抿嘴唇,“我没有那种,恶心的感觉。”

    几句话,说得沈韩的心底,一阵阵激动。

    就像自己小心翼翼守着的花骨朵,终于开出了绝美的花朵,连绽放的声音,都让人欣喜不已!

    “可是,沈韩,我们怎么办呢”

    傅云飞说,“我家,就我一个儿子,沈家,也就你一个儿子,我们,怎么办”

    ……

    墨君夜的婚礼结束之后,傅云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沈韩。

    他问出的那个问题,沈韩沉默了许久。

    于是傅云飞笑了笑,拍了拍沈韩的肩膀,两人就此别过。

    “阿夜啊,出来喝酒啊……”

    “没空,我老婆怀着呢,我的时间都是我老婆的。”

    “你个没良心的!”

    “秦凡啊,出来喝酒啊……”

    “没空,我要陪笑笑呢。”

    “……”

    傅云飞扔掉手机,脸上一脸的鄙夷,都是些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他真的……,好无聊啊啊啊啊。

    忽然,近傅云飞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是陈美云。

    傅云飞在想清楚自己的感觉之后,绅士且委婉地,拒绝了陈美云。

    然而这个姑娘却总觉得,傅云飞说得不合适的理由,是在敷衍她。

    “出来吃个饭吧,就算只是朋友,偶尔一起吃饭,也是正常的吧”

    傅云飞如今孤家寡人一个,想想也就答应了。

    餐厅里,陈美云仍旧举止得体,打扮合适,笑容和语气,都挑不出一丁点儿错来。

    “好久不见,你变得越来越有魅力了。”

    陈美云直白地夸赞,要放在往常,傅云飞能飞到天上去,而今天,他只是含蓄地笑了笑,甚至还谦虚了一下。

    陈美云见状,也不多说什么,两人随意地聊了起来。

    两人聊得居然还挺投机,傅云飞的情绪,慢慢地放松下来。

    一放松,忍不住就走神了。

    陈美云这样的女人,就是他父母想要他娶的模范吧

    得体,大方,知书达理。

    如果他娶了这样的人回去,往后的生活,大概会相敬如宾,平平静静地过完这一辈子。

    可是,他为毛在感情上,还解锁了一个地狱模式

    傅云飞抓狂,偏偏他在情感上,还偏向这个模式。

    他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云飞”

    傅云飞听见陈美云的声音,赶紧回神,“怎么了”

    “那边那位,是你的朋友吧我记得,他原来是千语的男朋友”

    傅云飞心里咯噔一下,顺着陈美云指的方向转过头。

    妈蛋的,这世界是有多小随便吃个饭也能遇到

    不远处,沈韩身姿挺立,浑身充斥着军人的风范,引得不少人瞩目。

    他的眼神,却毫不掩饰地看着他们这里。

    “呵呵呵,应该是吧。”

    傅云飞莫名有些心虚,佯装自然地转过头。

    “我听千语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千语似乎很难过。”

    “这……,我怎么会知道”

    傅云飞默默地,搅动着面前的饮料。

    他知道的,沈韩跟自己挑明之后,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苏千语。

    并且苏家的种种打击和报复,他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沈韩退役了,墨家和傅家的注资,才勉强让沈家撑住。

    这一切,他都不是从沈韩的口中知道。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个字。

    傅云飞的笑容,慢慢变得有些苦涩。

    自己跟沈韩比起来,真怂。

    傅云飞以为,沈韩会过来跟他打招呼,然而并没有,沈韩只是看了一会儿,就默默地离开了。

    这顿饭,傅云飞也没了兴趣,两人很快便吃完离开。

    “云飞。”

    离开前,陈美云叫住他,“我们真的,不可能吗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好……”

    “你很好。”

    傅云飞脸上,是难得的认真。

    “非常好,是我,我不好,我好像到现在才发现,我有了喜欢的人,我很抱歉。”

    陈美云慢慢地叹气,她第一次看到,傅云飞有这样的表情。

    大概他们,真的是有缘无份吧。

    “那,祝你幸福。”

    “谢谢。”

    ……

    那次晚餐的相遇,傅云飞一度以为,沈韩会来找他。

    虽然吧,他并不觉得,自己跟陈美云吃饭,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他连怎么回答,都已经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

    他都总结出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答案了。

    然而特么的,他等了好几天,沈韩连个电话都没有。

    傅云飞顿时,不爽了。

    这人该不会,在耍他吧!

    说什么喜欢自己,也不看看这都多少天了!一点联系都没有,这算踏马哪门子的喜欢

    人阿夜和秦凡,都恨不得化身黏黏虫,二十四小时跟他们的女人黏在一起,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好不好!

    傅云飞郁闷,心底冒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气来。

    他不想追究这酸气到底从何而来,但他就是,很不爽!

    正被憋的想要毁天灭地的时候,傅云飞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墨君夜。

    “哪儿呢出来喝酒。”

    “哟,墨大少爷这会儿想起小的了你的时间,不都是你老婆的吗”

    傅云飞怪里怪气地调侃。

    “少废话,来不来”

    “来!”

    “老地方,等你。”

    傅云飞挂了电话,拎起衣服立刻出门。

    哼,某人不来找他无所谓!他才不在乎呢,他照样可以嗨个够!

    ……

    酒窖里。

    傅云飞以为,大家都会来,结果,就墨君夜一个人。

    “怎么就你一个你老婆没带来”

    这不科学,阿夜怎么舍得,放着他宝贝老婆不管,来跟自己两个人喝酒

    墨君夜挑了挑眼皮,看了他一眼。

    “我老婆金贵着呢,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到的。”

    傅云飞无声地,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不过,有人陪着喝酒,他还是很高兴的,于是兴冲冲的,拿了只杯子,给自己满上。

    墨君夜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样子,目光微微闪动。

    他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杯壁。

    “这段时间,你跟沈韩有联系过吗”

    傅云飞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毫不在意,“没有,他贵人事忙,哪儿有空跟我联系。”

    “……”

    墨君夜嘴角抽搐,这家伙,是真没听出他自己话里的哀怨他的情商还能低到什么程度

    真想打他!

    不过好歹,是相处多年的至交,墨君夜咬了咬牙,忍了。

    “那你知不知道,沈韩这些天,都做了什么”

    “这我哪儿管得着”

    傅云飞撇撇嘴,喝了一口酒,辛辣的酒液从喉咙里滑下去,莫名有些涩意。

    墨君夜暗暗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对于情商低的人,他也没什么指望了。

    墨君夜将酒杯放下,“沈韩,做了声明,将不会继承任何沈家的产业,那些,他全部都留给了沈欣彤。”

    “并且他宣布,沈欣彤以后的丈夫,要接受一个条件,就是他们生下的孩子里,有一个必须姓沈,要为沈家,延续血脉。”

    “……”

    酒窖里顿时,无比安静。

    傅云飞手里还拿着酒杯,却忘记了要往嘴里送。

    “你说……什么”

    ……

    沈家,同样也有人,在为了这件事发飙。

    “哥你是不是疯了!”

    沈欣彤一副崩溃的样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才是沈家的儿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韩满脸平静,沉着冷静地将文书,交给沈家的律师,让他出去做事。

    “彤彤,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能这样大呼小叫你的修养呢”

    “去他妈的修养!哥,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你变得,我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沈欣彤简直无语,脑子都要炸了。

    “没什么可说的。”

    沈韩脸上淡淡的微笑,“我就你一个妹妹,这么做,我觉得很正常。”

    “正常个屁!”

    沈欣彤哪里还顾及淑女的形象

    “我不要!我不要属于哥哥的那些,还有沈氏,为什么我的孩子会成为继承人哥哥呢明明应该是哥哥……”

    沈欣彤看着自己的哥哥,面不改色的微笑着,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疏忽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沈韩的笑容里,有种解脱的轻松感,让沈欣彤,触目惊心。

    “彤彤,只能是你的孩子,我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沈欣彤惊呆了,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的人,跟我,是生不出孩子的。”

    想到那个人,沈韩的眼神都变得微微温柔了一些。

    这些天没去找他,他应该会生气吧他就是那样的人,单纯,又别扭。

    沈欣彤没搞明白,仍旧是一副晕乎乎的表情。

    沈韩也痛快,自己唯一的妹妹,这种事情,他不想瞒着她。

    “我喜欢的,是男人。”

    “轰!”

    沈欣彤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她的哥哥,喜欢……男人

    她的那个,哥哥,喜欢的人,是男的

    小腿微微发软,沈欣彤觉得世界都变得奇妙了起来。

    “不可能啊,可是、可是哥哥你当兵的时候,周围,不都是男的也没见你跟谁……”

    沈韩摸了摸下巴,“或者应该说,只要是他,男的女的我都会喜欢吧,不过他刚好是个男的。”

    “这个他……,是谁”

    沈欣彤已经混乱了,她不太懂哥哥说的,但有一点她懂了,就是哥哥喜欢上了某人!

    哪个不长眼的勾引了自己的哥哥还特么是个男的

    沈韩笑容加深,刚想说话,门口有了动静。

    沈家的管家跌跌撞撞的冲进来,“少爷,小姐,有、有人……”

    他话还没说完,另一个身影,如同一道旋风一样,毫不客气地闯了进来。

    他脸上带着可怕的寒气,看到了沈韩,二话不说地走过来,一把拎起他的领子,扯着往外拖。

    “我们谈谈!”

    沈欣彤吓了一跳,居然有人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哥哥!

    可是哥哥,为何一点都不生气居然还笑着跟她摆了摆手,“晚上,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

    沈欣彤呆了很久,等她回过神,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难道说,刚刚那个人,就是哥哥喜欢的……

    沈欣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傅!云!飞!”

    ……

    傅云飞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濒临喷发的情绪,迫切想要找一个爆发口,恨恨地宣泄。

    他从听了阿夜说得话之后,脑仁就一阵阵涨得疼。

    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开着车,一路飙到了沈家。

    “云飞,刚刚那个路口,是红灯。”

    “……”

    “闯红灯是不好的,交通规则我们还是要遵守的。”

    “你踏马给老子闭嘴!”

    傅云飞低吼了一声,脚下油门继续隐隐踩下,引擎应景地发出轰鸣。

    感受到了这人即将爆发的情绪,沈韩却一点儿担心的表情都没有。

    相反,云飞会这么生气,他心底,居然还有一丝莫名的窃喜。

    这人,是在担心他吧

    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点儿地位的吧

    车子一路飙到港口,夜凉如水,能听见远处,传来汽笛的鸣响。

    “砰”,傅云飞下车,用力关上门。

    沈韩还来不及开门,傅云飞就绕了过来,拉开门将人拽了下去。

    “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

    傅云飞将人压在栏杆上怒吼,“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沈韩看着面前,被怒气熏染得亮晶晶的眸子,嘴角微扬,随后,又扁了下来。

    “云飞,我成穷光蛋了,你养不养我”

    “……”

    傅云飞就跟见了鬼似的,眼睛倏地睁大,一副想将人给扔到海里的冲动。

    “当然,彤彤应该还是会给我发工资的,不过我也不能要得太多,那都是我留给她的嫁妆,所以,我可能真的会很穷的。”

    “你有病吧!”

    傅云飞咆哮,“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脑子坏了”

    沈韩眼睛里,都透出浅浅的笑意,“我愿意。”

    “……”

    傅云飞就跟僵住了一样,额上青筋跳动,满腹的情绪,却不知道该怎么释放出来。

    “你不是问过,我们两,怎么办吗我其实很久以前,就曾经想过。”

    沈韩的手,慢慢地抬起来,落到了傅云飞的眉间,揉了揉他拧成疙瘩的眉头。

    “你不会知道,我在心里想过多少,我跟你的将来。”

    “所以这对我来说,只是付诸于现实了而已,你不用担心。”

    沈韩的声音很轻,在夜风中,如同耳语一样,让傅云飞的心都在颤动。

    他这会儿才发现,或许他的怒气,并不是对着沈韩的,而是,因为他自己。

    他没有想到,沈韩会做得这么彻底!

    阿夜说,外面对于沈韩此举的猜测并不正面,可见他是豁出去了。

    可是他呢

    傅云飞揪着沈韩衣领的手,顿时有些颓然,他做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做……

    像是看出了傅云飞的想法,沈韩忽然失笑起来。

    这个人啊,就是这么单纯。

    他是在自责吗可是将他拉入这个深渊的,明明是自己。

    沈韩有时候觉得,自己实在可恶。

    只是他喜欢傅云飞,却将他拉入这样纠结的境地,也难怪,从前阿夜他们死活拦着。

    可是云飞到现在,居然还在担心他,还出现了自责的情绪……

    沈韩再也控制不住,伸手将面前的人搂住,紧紧地箍在怀中。

    傅云飞一愣,脸有些红地挣扎,“干嘛呢,大庭广众的……”

    “别动,让我抱一下。”

    “……”

    沈韩的厚脸皮惊呆了傅云飞,可他居然就真的,没有再动了。

    远方的汽笛声,像从天边传来的一样。

    傅云飞缓缓闭眼,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好吧,人生不过几十年。

    有人愿意为了自己放弃一切,他又何妨陪着疯一疯

    况且,他傅云飞只是别扭,并不矫情,平心而论,他并不排斥沈韩。

    傅小爷拿得起,放得下,现在,他也得好好思考一下,他们两人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

    沈欣彤要疯了。

    她被自己的猜测给惊住,还没决定,是先找哥哥和傅云飞谈谈,还是先去傅家告状的时候,她就被堵在了自己的家里。

    “哥!”

    沈欣彤的目光,仍旧不敢相信,可一旁的傅云飞,露着贱兮兮的笑容,看得她恨不得扑过去掐死算了。

    “那什么,彤彤妹子啊。”

    “谁是你妹子!你勾引我哥哥,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话不是这么说的,谁让小爷我人见人爱呢,这不是我的错,是老天爷让我这么迷人的。”

    “……”

    沈欣彤目瞪口呆,偏偏一旁的沈韩,还一脸宠溺的笑容!

    哥哥是不是中邪了!

    “妹子啊,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关系到你哥哥的幸福,你看成不”

    “滚……”

    傅云飞就当她同意了,正儿八经摇头晃脑。

    “我跟你哥呢,也就你看见的这样儿了,你就说,咋办吧。”

    沈欣彤当时就四处找棍子,她要打死这个不要脸的。

    “彤彤。”

    沈韩将人拦住,笑着瞪了傅云飞一眼,“你别逗她。”

    傅云飞吹了吹指甲尖儿,他逗了吗他说得是事实啊。

    “哥,你怎么能,怎么能跟这么个人……,你就是喜欢男的,你也犯不着找他啊!”

    喝!这话傅云飞就不爱听了。

    “什么叫犯不着找我我怎么了怎么就配不上你哥了”

    沈欣彤叉着腰,“你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傅小爷的花名还需要我提醒你我哥多好人,你说你哪里配得上!”

    “……”

    傅云飞憋的脸都微微泛红,换了别人,早撸袖子上去招呼了,偏偏这人是沈韩的妹妹。

    他“哼”了一声,扭过头,“不跟你一般见识。”

    他还委屈呢,那是他自己招惹的吗

    他从前拿沈韩当朋友,沈韩却要上他,他还郁闷呢。

    沈韩看了妹妹一眼,叹了一口气,过去拍拍傅云飞的肩膀,又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沈欣彤心里微微有种,奇妙的感觉。

    她有种,天底下自己最好的哥哥,以后,都不会是她一个人的了……

    如果真是个品性皆优的大嫂,她也就认了,哥哥能有个好的归宿,她当然也是高兴的。

    但现在,这算什么

    凭什么她的哥哥,要被一个男的抢走

    还是个隔三差五就冒出花边新闻的男的,哥哥是不是被他抓住什么把柄了!

    沈欣彤在心底坚持,她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

    她的哥哥,值得最好的!

    最好的感情!最好的伴侣!

    她不想让哥哥误入歧途,走上一条会被很多人耻笑的歧途!

    “彤彤,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跟任何人说。”

    沈韩脸色有些严肃,“至少是现在,只有你知道。”

    “可是哥哥……”

    “算哥哥,求你了。”

    “……”

    沈欣彤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哥哥这大概是,生平第一次求她。

    那个从来好像一个保护伞一样的哥哥,平静地看着自己的眼睛,说着请求的话语……

    沈欣彤很想反对,她很想将事情告诉傅家,让他们好好管管傅云飞。

    可是最后,她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

    沈欣彤渐渐发现了一件事,一件让她,有些不愿意相信的事情。

    “你自己没有家啊,为毛整天在我们家鬼混!”

    傅云飞躺在沙发上,“你们家沙发不错,买的人眼光很好。”

    “……”这沙发,是哥哥买的!

    某次偶然看到,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他可能会喜欢,然后就硬是买了回来。

    跟他们家客厅的风格完全不相符合好不好

    难道哥哥说的那个“他”,就是面前这个吊儿郎当的人

    沈欣彤不相信!

    “我说,你是想要逃避吗”

    沈欣彤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眼角微微上挑。

    “我哥哥做事光明磊落,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你呢你什么时候告诉傅家还是就这么瞒着你也太没种了。”

    傅云飞看着手里的平板,眼神都没有挪过去。

    “再说,该说的时候,我会说的。”

    “什么是该说的时候你不觉得这样,很委屈我哥哥吗”

    她就不相信,傅家知道了这件事,还会放任傅云飞胡来!

    然而傅云飞仍旧是刚刚那句。

    时机未到。

    沈欣彤一直以为,他是没胆子,是在敷衍。

    她甚至决定,再拖一阵子,她要找个机会,偷偷地让傅家的人知道这件事。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傅家,傅云飞所说的时机,就来了。

    ……

    傅云飞和沈韩,双双消失。

    不是闹着玩儿的那种,是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欣彤和傅家,用尽了手段,却丝毫找不到他们两人的踪迹,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可能!哥哥不会丢下我的!”

    沈欣彤懵了,傅家那边,比她还懵。

    因为傅云飞做得很绝,他直接留书一封,说他爱上了一个男人,没办法为傅家传宗接代,他愧对二老,无颜再待下去,所以选择离开。

    傅家二老气疯了,合着好话都让他给说了!在信里各种自责,将想要骂他的话,也都自己给说完了!

    傅云飞居然还在信上诚恳地建议,“要不,爸妈你们在生一个你们身子都挺好的,我看可行。”

    傅老爷子气了个仰倒,当时就想跟这个不孝子断绝关系,被傅妈妈给拦住了。

    可是傅妈妈心里也有气,两人就干脆,没有这个儿子。

    ……

    然而日子,还是要过的。

    时间慢慢流逝,傅家对傅云飞的气愤,慢慢地,被想念所取代。

    傅云飞从来是个孝顺的孩子,也喜欢陪在二老身边,他这一不在了,傅老爷子的气性大一些,傅妈妈可就受不了了。

    “你赶紧让人将云飞给找回来!”

    “找他干什么学人家爱男人,我们傅家的脸都要给他丢尽了。”

    “你找不找爱男人了怎么了云飞就是爱动物那也是我的儿子!”

    傅妈妈开始不讲道理起来,一想到傅云飞漂泊在外,可能会挨饿受冻,她就受不了。

    “都是你!平常那么严厉,吓得儿子说都不敢说就跑了!你赶紧去找回来!找不回来,我、我也消失算了!”

    “唉唉唉,好好儿你这是干嘛……”

    ……

    国外,某个四季如春的小国家,风景似画。

    一栋花园别墅,前面宽广的草坪上,奔跑着一只毛发油亮的大型犬。

    “将军,去捡回来!”

    一个黄色的飞盘扔出去,狗狗将军身影如电,飞扑过去将飞盘咬住,摇着尾巴又跑了回来。

    “厉害厉害。”

    傅云飞揉了揉将军的头,以示奖励。

    从他身后,慢慢地走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手里,还拿着一只手机。

    “阿夜的电话。”

    沈韩笑着将电话递过去,自然地拿起飞盘,跟将军接着玩了起来。

    “我说云飞,你们两会不会太乐不思蜀了”

    傅云飞靠在树下,敲着二郎腿。

    “蜜月懂不懂,对了,帮我谢谢小姨,这么久都没人找到我们,小姨威武。”

    电话那头,墨君夜笑了笑,“警报解除,你家老爷子这一个礼拜,已经来我打听了三次了,估计气已经消了,你们也差不多可以回来了。”

    “你这次也真狠得下心,我都吓了一跳。”

    傅云飞嘿嘿嘿地笑起来。

    他当然知道,傅家那关不好过,所以他让自己卑鄙了一次。

    如果直接告诉二老,估计也是被赶出家门的下场,所以他干脆自己主动离开好了。

    “就这事儿,回来以后,记得补请我们喝一顿。”

    墨君夜很快挂了电话,他的声音里,还能听见他宝贝女儿哼哼唧唧的声音。

    傅云飞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放下电话跑到沈韩身边。

    “阿夜说什么了”

    “沈韩,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沈韩扔飞盘的手一紧,力道不小心没控制住,黄色的飞盘消失在远处的树丛里。

    他转过头,看到傅云飞那双亮亮的眼睛。

    “那什么,不是有个技术吗可以提供精子代孕的,我们……也养一个好不好不,养两个,一个你的,一个我的。”

    傅云飞觉得这样不错,“到时候抱着两个孩子回去,我爸妈大概能乐疯了。”

    “……好。”

    沈韩用力点了点头,笑容里,有着让人动容的欣喜。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主导这段感情,他一直都害怕,云飞只是不想让他失望,所以才配合他。

    可是,并不是的吧

    他是终于,拥有了这个人了吧

    阳光下,两个人的身影,慢慢地靠近,仿佛融为一体,远处,将军咬着飞盘从树丛里窜出来。

    无限美好……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方便以后阅读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沈韩和傅云飞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沈韩和傅云飞番外并对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