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香赋

第二百零一章:与君同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19苏沐 本章:第二百零一章:与君同归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每一步都沉重无比,像是灌了铅一般。

    远远的,看到站在槐树下的熟悉的身形,在月白轻衫的映衬下更加隽逸。

    槐树上已经开了一些香甜洁白的花朵,一串一串,零星的几朵掉落在他墨色青丝间。

    我走到他面前,他凝视着的目光柔和而温暖,满树繁花也不如那双仿若星辰的眼眸。

    我将腰间的佩剑抽出,剑端抵住他的心口。

    他轻轻一笑,唇角勾勒出浅浅的弧度。“我本不该去南靖寻你,而后又想,只需远远看你一眼就好。但生而为人,终有贪念,看到你,就想听到你的声音,想看到你的笑容。”

    他仍是笑着,但眼中微微泛红,像是蒙了尘的水晶石。“我这条命,总归要还给你。你若觉得不解恨……”他向前一步,剑端没入胸膛。

    眼泪涌出,模糊了视野。

    我松开手,长剑落地。

    我抱住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哭泣。眼泪打湿了他肩侧的衣衫。“既然,你的命是我的,那我要你从今天开始,好好活着。”

    他伸手将我拥得更紧,仿佛要融入骨血中。

    “好,我答应你。”

    槐花的清甜与他身上特殊的浅茶气息融合在一起,令人莫名安心。

    内室中,清凉药味弥漫于周身。

    我取了一些膏药擦到他胸膛的伤口,

    “嘶——”他皱了皱眉,我不由得放轻了包扎的力道,好在我及时扔掉佩剑,伤口不是很深,应当过几日就能恢复。

    将纱布系成结,抬头时正好望进他的眼瞳,幽深如空谷清潭。

    “知道疼还撞上来?”我用食指点了点他高挺的鼻尖,他笑着,这个笑容倒十分纯净。

    我叹了口气,说好了不再来见秀秀,最后还得是她将纱布和药送过来,这个人情不知该怎么还。

    收拾好东西,将剩余的药放回端盘中,刚刚起身,却被他孩子气的抱住,耳侧贴着我的腹部。柔软的墨软软搭在肩上,低着头就能看到睫羽投下的暗影。

    我忽然记起在边界小镇遇到的那个红衣女子,她话中的意思是我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我却始终想不起来。

    门口传来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转头看去,原来是是秀秀。

    我尴尬地将他推开,秀秀低着头,看不清情绪。

    北宇瑾辰穿好衣裳,随意将丝束起。

    “多谢掌门。”他抱拳以示谢意。

    秀秀楞神半晌,笑道:“原不知你也能这般客气,曾经挟持我门下弟子的画面倒是历历在目。”

    “掌门多次搭救,无以为报,不如……”他话未落音,秀秀摆着手打断了剩下的话语。

    “怎么?又要给我立一座白玉雕像?我既非佛门又非道家,要那些干什么,放在山地下已经够尴尬了,再来一座,这钟灵山可是待不下去了。”她的语调轻松明快,我分明瞧见眸底的黯然。

    下山时,秀秀没有出门相送,只有我们两人顺着来时的石阶一步一步离开钟灵山。

    他牵着我,走的很慢。

    我顺势问起雕像的事,他说,因秀秀救了我一命,所以他便在钟灵山周围设下守卫,守护钟灵山的安宁,同时修建更易攀登的石阶之路,另立玉石雕像以示感谢。

    我看他的言语之间,应当是没有觉秀秀对他的情感,便不再提起。

    此时已近黄昏,金橘色的光芒透过交错的槐树花叶,在刻着白荷的台阶上撒下一片光斑。

    我指了指树上挂着的祈福牌,问道:“这是你写的?”

    “嗯。我听霁北说,他们族人都是以此方法祈愿,十分灵验。”

    这些祈福牌挂满了两侧的树,数也数不尽,不知道他写了多久,又是如何一个一个挂了上去。

    我有意调侃,便道:“谁是你妻?民间娶妻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聘礼为媒。我可曾答应过你嫁给你?”

    他怔忡片刻,神色复杂道:“不曾……”

    “那便不做数。”

    我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开,他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过了片刻才追了上来。

    “那我明日便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那也不够。”

    他又楞神半晌,复而以食指点着我的眉心,笑意渐浓。“那,怎样才够?”

    我想了想,道:“我想要禾风国的西岭雪山上第一捧雪。”

    他道:“好。”

    好?这般容易就答应了?代国虽然与禾风临近,但从帝都出,快马加鞭无论如何也要半月。

    他一向聪慧,我倒是十分想知晓到底用何办法将雪带到代国,毕竟代国已经开始入夏,连冰都极易消融,更遑论细雪。

    下了山,有一辆藏青帷帘的双骑马车候着,旁边站着的是略显焦急的曦莺。

    见到我们安全下来,她明显松了口气。

    “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说,现在看你们这样,倒是有些多余。快上车吧,若绯在宫里等你呢。”她坐在车外,浅浅一笑,少女特有的明艳俏丽霎时间如光乍泄。

    我仔细想来,她跟着我这么久,也该到了适婚的年纪,等明日了好好琢磨琢磨,在这代国青年才俊中找找合适的人选。

    上了马车,他以手背抵唇压抑地咳嗽几声,我隐隐看到唇角一丝血迹被他不着痕迹的擦拭掉。

    心中一痛,秀秀说,北宇瑾辰应是活不过几年了。

    他为我所承受的伤,他自己从未提起过,有意隐瞒着。

    但这世间有生死蛊这样邪佞的东西,总会有其他法子相克,这件事需得与曦莺好好商议。

    “把这个吃了。”我将秀秀交给我的药丸递给他。

    他看着我,顺从地将药吃下。

    这个傻子……就不怕是什么毒药,问也不问就吃下去。

    喉咙一动,他将药咽下去,但眉间微蹙。

    “苦……”如此刚毅的人,承受着生死蛊,十香素蕊和走火入魔的毒血,却被小小药丸弄得一副委屈模样。

    翻身找了找身上的锦袋,看着空空如也的袋子,果然是忘记带蜜饯了。

    我凑了过去,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似得印上一吻。“这样便不苦了吧?”

    他眨了眨眼,眸光明亮。下一瞬他的手忽而揽在我腰间,倾身吻过来。

    缠绵眷恋的吻沾染了药的苦涩和清香,一点一点加深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温热的气息在唇齿之间流动,这个吻越带有侵占的意味,腰间的手力道加重,甚至能感受到一丝微痛。

    良久,安静到只剩下彼此的喘息。

    “锦儿……”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有着蛊惑的意味,那双眼眸沾染了些许情/欲的色彩,仿若有流波转动。

    “嗯?”话未落音,他已再度吻了上来。

    忽而马车停了下来,只停得车夫喊到:“王爷,到玄策门了!”

    我连忙躲闪开来,揉了揉红的脸颊。

    他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眉眼之间带着怒气:“滚!”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日更了!这么勤快!!!我自己都不相信!所以!没错!结局更近了!冲鸭!今日份的糖已献上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香赋》,方便以后阅读锦香赋第二百零一章:与君同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香赋第二百零一章:与君同归并对锦香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