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心庶女戏冷王

第9章父女相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乐陶陶 本章:第9章父女相见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昨晚,冷青莞睡得极好。

    干净整洁的床铺,温软舒适的被褥,还有遮风挡雨的屋檐门窗,来此之后,她还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

    韦清秋倒是睡得不太安稳,断断续续地醒来,没力气下床,只倚在床头,轻轻抚着女儿的长发,守着她。

    韦清秋想亲自去给白氏道个谢,昨儿来得匆忙,又病得厉害,所以失了礼数。

    谁知,门外来了丫鬟报话。

    冷庆学果然来了。

    冷青莞料定他丢不起这个脸,最晚也不超过两天。

    韦清秋紧张得很,又是换衣裳又是梳头打扮的。

    冷青莞阻了她想要涂抹胭脂的手,轻声道:“娘亲,不用打扮了,咱们就这样出去见父亲。”

    韦清秋眸光微闪,稍有迟疑,还是听了女儿的话。

    冷青莞本来就没什么像样的好衣裳,索性还穿着昨儿那件脏兮兮的湖青色长裙,故意要在外人面前,好好再丢一次冷庆学的脸。

    果然,冷庆学待见她们母女二人憔悴寒酸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愤怒,惊讶,尴尬,所有情绪都揉在了一起。

    隋海不想留下来看热闹,可这里毕竟是他的府上,没道理只留下客人说话。

    韦清秋浑身发抖,默默流泪,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冷庆学,双腿弯曲,直接跪了下来。

    “大人……”

    冷青莞随着韦清秋一起跪下,没顾得上仔细端详冷庆学的容貌,只看了个大概。

    他的个头不高,身材偏瘦,长得似乎不怎样,穿着一身墨绿色长袍,松垮垮地,很不好看。

    冷庆学当着隋海的面,有气也发不出来,连高声说话都觉冒失,故意连连叹息,沉吟道:“你们既来凤京,为何不提前派人报信通知这般莽莽撞撞,还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韦清秋嘴唇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误会误会个屁!

    冷青莞抬眸,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

    韦清秋之前捎过多少信,冷庆学一个字都没给她们回过,他根本就没看。

    冷青莞本是哭不出来的,偷偷拧了一把自己大腿里子,这才疼出眼泪。

    “父亲大人……”

    冷庆学循声看去,望着泪眼汪汪的冷青莞,抿着唇没说话,微微眯起的眼中瞬间闪过厌恶之色。

    这个忤逆大胆的丫头!

    她们母女俩哭哭啼啼,冷庆学的面子越发挂不住了,沉声道:“好了好了,起来吧,有什么话咱们回府再说!”

    冷青莞怎肯这么轻易“放过”他,再说,那边的隋大人也不能白看热闹啊。

    “父亲……”她含着眼泪,突然跪行几步,苍白纤细的小手,一把拽住他的衣摆,顺势又抱住他的左腿,哽咽道:“父亲,女儿想得您好苦啊!这么多年了,女儿天天盼着能见到您……”

    苦情的戏码,她也看过不少,照搬照演,足够以假乱真。

    冷庆学不自觉地皱紧眉头。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女儿,心中无感,只觉她碍眼又多事。

    隋海避开目光,倒是有几分不忍。

    冷青莞哭得伤心,韦清秋更是动情,颤颤开口:“大人,这就是莞儿,您的女儿啊。”

    冷庆学并不在乎,一心只想带她们快点离开。

    “都起来,起来。”

    冷青莞瘫坐在地,就是不动,死死地抱着他,又哭诉道:“父亲,您若是不来,我们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夫人不许我们进门,又打又骂,下人们还说我是野种!父亲,我怎么会是野种呢我是您的女儿啊。”

    待她说完这话,冷庆学的脸色已是紫红一片。

    丢人啊!

    冷青莞不但抖落出了冷庆学的凉薄无情,还顺带让外人知道,他这个一家之主是如何管教无方,下人们是如何目无规矩

    隋海隐隐约约听出点名堂来,目光缓缓落在冷青莞的身上,见她哭得那般伤心,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

    冷庆学僵在原地,动不得也走不得,涨红着一张脸,脑袋生疼,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冷青莞哭的凄惨,低垂着脑袋,雷声大雨点小。

    韦清秋心疼女儿,磕头哀求道:“大人,奴婢怎么样都无所谓,可莞儿,她不该跟着奴婢吃苦受罪!”

    冷庆学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没有高声:“你们都跟我回去,昨儿只是一场误会,你们都是冷家的人,自然要入冷家的门。”

    好,搞定!

    冷青莞等得就是这句话,而且,还要他当着外人的面前亲口说完,才算作数。

    她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冷庆学怎会轻易饶过她她才没那么天真呢。

    父女情深是假,顾忌颜面是真,有了隋海这个人证,冷庆学自然不敢轻易出尔反尔。

    冷青莞见好就收,这才松开了手。

    她转身,搀扶起韦清秋,韦清秋也渐渐止住了哭声。

    冷庆学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身又向隋海行了一礼:“真是劳烦隋大人了。”

    冷青莞也适时开口:“隋大人,小女感激您的收留之情,尊夫人对我们更是照顾有加,还为娘亲请了郎中……”

    想想真是讽刺,自家人还比不上外人。

    隋海淡淡道:“有什么误会解开就好,你快跟着你父亲回家去吧,不必多礼,好生将养。”

    今儿这场戏,他没有白看,从今往后,冷庆学在他的面前,怕是要“矮”上一截了。

    …

    出了府门,冷青莞和韦清秋坐上了马车。

    冷庆学憋闷得脑仁儿生疼,胸中的火气一波接一波地往上涌,他没有和她们同坐,生怕自己一怒之下,再做出什么招人话柄的蠢事。

    韦清秋哭得筋疲力尽,眼睛都肿了,枕着女儿的肩膀,身子随着马车微微摇晃。

    她有点不敢相信,女儿的法子真的管用,她们正在去往冷府的路上……

    冷青莞心里有数,进了冷府之后,麻烦只会更多。且不说,那位霸道彪悍的当家主母,首当其冲,得给她们来个下马威。气急败坏的冷庆学会怎样对待她们母女也可想一二。

    冷青莞目光微闪,更显深幽。

    他们还能耍什么花样,逞强凌弱,以大欺小!她才不怕呢!

    她可以不要命,冷庆学能不要脸吗


如果您喜欢,请把《律心庶女戏冷王》,方便以后阅读律心庶女戏冷王第9章父女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律心庶女戏冷王第9章父女相见并对律心庶女戏冷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