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总,撒糖请低调

第九十二章 完结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蛮蛮子 本章:第九十二章 完结篇!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go>

    关家辰今年59岁,却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行动迟缓的像个70多岁的老人。

    自14年前与薄、阮两家决裂后,关家辰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和薄宏业和阮承志见面。

    可是,天道轮回。

    他14年前犯下的错事,如今就要他亲自来偿还!

    拘留所里十分的阴暗潮湿,他被请过来半天,面料昂贵的衣服上,就沾染上了一股腐朽的酸臭味。

    “关家辰……”

    阮承志走进审讯室,有些不确定眼前看到的老爷爷是以前那个霸道却意气风发的二哥。他先前酝酿出的满腔怒火,在这一刻尽数化为唏嘘。

    薄宏业也跟了进去,他只是害怕阮承志会失去理智。

    薄宏业同样有些没认出来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是关家辰。

    “呵呵……”关家辰看见阮承志和薄宏业,眼眶迅速的泛红,他没想到再见会是以这样一种羞辱的方式,“既然要翻旧账,就算个清楚,所有的罪我都认了,你们要怎样都行!”

    阮承志听他毫无悔改之心,杀心顿起。

    “关家辰!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以为你至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没想到你这么无耻下贱!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要找人绑架我女儿,还间接害死我老婆,她们两个是最无辜的!”

    关家辰的嘴唇嗫嚅了一下,近乎于自言自语的呢喃道:“孔靖会死,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以为,她会认清你软弱的面目,来到我的身边……”

    “你放狗屁!”阮承志气的失常,什么涵养礼仪都被他抛之脑后,“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辛苦才怀上了伶伶,你找人绑架她,是要了我们的命!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孔靖,但你却害死了她!”

    阮承志朝关家辰扑了上去。

    “我今天就要替孔靖报仇!我要剖开你的心肝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黑的!”

    关家辰躲闪不及,被阮承志一拳打在了鼻梁骨上,鲜血直流!

    他没有叫喊,承受着阮承志一拳又一拳的痛!

    “够了!承志!”薄宏业抱住了阮承志,把他拉到了一旁。回头看一眼满脸血的关家辰,眼中早已没有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同仇敌忾的厌恶,“你杀了他,你也要坐牢的!”

    阮承志气喘如牛,两只拳头都染上了鲜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关家辰的。

    “我不怕!我要杀了他,让他去阴间给孔靖道歉!”

    薄宏业不赞同的看着他,“你现在可不止一个人!你忘了灵灵了她好不容易回归了家庭,你想让她有一个杀人犯的父亲!”

    薄宏业一语惊醒梦中人。

    阮承志浑身打了个哆嗦,脑中骤然浮现出金灵的脸。

    他重重的喘了几声,拉开椅子气鼓鼓的坐下,只是不再动手了。

    薄宏业看向关家辰,“我们今天来,也是想跟你确认,当年你是不是做了那些事,既然你已经承认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该判刑就判刑,该坐牢就坐牢,为了你这种人渣沾上鲜血,实在是不值得!”

    他转身对阮承志说道:“打也打了,气也撒了,出去吧。”

    阮承志刚起身,关家辰突然抬起一直垂下的头,苍老的声音喊道:“大哥!三弟!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是我错了!”

    阮承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吭声。

    关家辰继续道:“都是我造的孽,我愿意一人承担,包括后来你女儿出车祸等等的事情,全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只有一个请求!”

    阮承志回头:“你还有什么请求”

    关家辰满脸血水,触目惊心!

    “我只求……你们放了我儿子,他是无辜的……”

    “走吧,承志。”

    薄宏业开口打断,他怕阮承志听到这句话火气又被点起来。

    可是这次阮承志却没有再生气,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关家辰一眼,像看一条丧家犬,用充满了悲悯的语气说:“关家辰,你看看你这副样子,真可怜。你知道孔靖为什么不爱你吗像你这一种人,自己过不好就要全世界都不好,你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

    阮承志踏出门,顺手关上了门。

    关家辰虚弱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求求你们了!我一个人受罪就好了,放过我儿子吧……求求你们了……他是无辜的啊……”

    只可惜,他的哭喊回荡在走廊里,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搭理他。

    另外一间审讯室里,坐着关子俊。

    他今年30岁,青年才俊,面容俊朗,可是,他的眉峰常年紧蹙,透着一股戾气,让人不太敢靠近他。

    他穿着精致的西装三件套,即使被拘留了一整个晚上,浑身上下都一丝不苟。

    警察:“人证物证都在,你涉嫌一系列的车祸、绑架事件,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端坐着,直勾勾的盯着警察,面无表情。

    “我要见我的律师。”

    警察见惯了这种装模作样的有钱人,冷笑了一声,“当然可以。”

    关子俊的律师走了进来,对他摇了摇头。

    “关先生,你这次招惹了不得了的人,又是阮家薄家,而且人证和物证都有,想要做无罪辩护基本不可能,我劝你认罪,法官还能酌情给你量刑轻一点。”

    原本气定神闲的关子俊,听到律师的话,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你让我认罪!我每个月付你那么多钱干什么吃的!”

    律师一脸畏缩,“关先生,不是我不帮你,薄阮两家是什么实力你也知道,再说了,证据对你都非常不利,而且你父亲也牵扯上一桩杀人案,你们父子俩这次……哎……”

    关子俊的情绪逐渐的收敛起来,他通红着眼睛,“我有个要求,罪我一个人认了,包括那件杀人案,你帮我父亲做无罪辩护。他都不知情。”

    律师一脸无语,“关先生,杀人案发生在14年前,那时候你才十几岁……作伪证也是会被判刑的,我不想就此断送我的职业生涯。”

    关子俊:“你要多少钱一千万五千万一个亿!我全都给你!我爸他什么都不知道!”

    律师站起身,“关先生,我真的帮不了你,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关子俊颓废的瘫坐在椅子上。

    从他出生那一刻开始,他眼中的父亲就是冷血而残暴的,对母亲冷血,对他残暴。他记得小时候,常常看见父亲抚摸一个女人的照片,还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孔靖。

    关子俊想要的不多,他做了这么多事,只是想从父亲的眼里得到一点存在感,得到一点关爱。可是,即便他做再多的事情,父亲从不拿正眼瞧他。

    直到他知道当年阮伶伶失踪的真相,并且委派了自己的情人唐可儿进入阮家开始,父亲对他的态度变了,虽然一开始是打骂,后来却变成了痛心。

    他感觉到了新生!他终于得到了父亲的关注!

    “啊啊啊啊啊啊……”关子俊突然在审讯室里抱头大喊了起来。

    阮晨希和薄景山全程都隔着一层玻璃,注视着关子俊的行为。

    见到关子俊大喊的这一幕,薄景山心中突然释然了。

    他原本想暴打这个伤害金灵的家伙,可是看着他的行为,只剩下同情。

    “走吧。”

    阮晨希冷冷的看了关子俊最后一眼,笑道:“罪有应得。”

    一个月后,也就是春节的前一天。

    薄、阮两家一起去了法院,所有害过金灵的人,一个都没落下。

    关家辰、关子俊、牧江、杜梅、唐可儿、牧泽……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法律的审判。

    其中、唐可儿和牧泽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关家辰和牧江,因为牵扯到杀人案,被判处无期徒刑。

    关子俊的刑罚稍轻,被判处10年。

    这场策划了10几年的阴谋大戏,也在新年的最后一天,落下了帷幕。

    坏人全都进了监狱,好人在一起阖家欢乐。

    今年春节,是薄、阮两家最开心的日子。

    金灵就像个吉祥物,收到了数不清的压岁钱和礼物,被众人捧在心尖上宠。

    晚上,就在大家聚在一起看电视聊天的时候,灯光突然熄灭了。

    金灵吓得去抓旁边人的手,却发现身边的位置空了。

    片刻之后,面前突然打下了一束灯光,高大英俊的男人在她面前单膝下跪,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和钻戒,当着两家人的面,深情款款的问她:“灵灵,嫁给我好吗”

    金灵完全没料到,薄景山会来一次这么正式的求婚。

    她不知道,薄景山在知道结婚证因为金灵改名的事情,要重新办理一次时,就做出了这样的打算。

    她回头看一眼四周期盼的眼神,在众人的眼神中,扑进了薄景山的怀里,“我愿意!”

    “哦哦哦哦……”

    周围爆发出欢呼声和鼓掌声。

    金灵红着脸伸出手,让薄景山给她戴上了钻戒。

    金灵小声问:“这个跟我在商场里看见的不一样。”

    薄景山:“哪里不一样”

    金灵:“太大了,不会是玻璃做的吧”

    薄景山:“……”

    薄语琴被逗得哈哈大笑,“灵灵你放心吧,这可是我专门拖朋友从国外设计买回来的,花了一千多万,上面还刻着你和景山的名字呢。”

    金灵把戒指摘下来看,果然看见里面刻着一个“ling&shan”。

    她小脸一红,吐着舌头笑了,“景山,你真舍得花钱。”

    薄景山:“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相当于花的都是你的钱。”

    “哈哈哈……”

    “哈哈哈……”

    当晚,金灵难得发了一条朋友圈。

    她拍下了一张巨型钻戒的照片,配了文字,“我愿意。”

    下面的留言没一会儿就爆了。

    平时很多根本不和金灵来往的同学,看见这张照片,纷纷留言自己的感受。

    “哇,金灵你被求婚了!祝福!”

    “这不是淘宝买的吧,9.8包邮”

    “看起来很不便宜,金灵,你老公好有钱啊……”

    “什么时候办喜酒啊,我一定来参加。”

    “金灵,你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有钱的老公,难怪不和大家联系了,啧啧啧……”

    ……

    留言有很多酸的,也有一些是真心祝福的。

    金灵匆匆扫过一眼,就关了手机。

    这张朋友圈,她只想发给那些真正的朋友看。

    没过一会儿,范馨儿就打来了电话。

    “灵灵,新年快乐!薄先生跟你求婚了吗太浪漫了!好羡慕你啊,不像某些人,呆的跟木头一样!”

    金灵敏感的捕捉了她话语里的信息,笑道:“某些人,你指的是于助理吗”

    “啊……”范馨儿没料到金灵突然变得这么聪明了,她回头看了一眼身旁某个冷冰冰的男人,悄声道:“其实某人也不是那么木头的,嘿嘿,总之,新年快乐!宝贝你要永远幸福啊!”

    金灵:“你也是,和于助理要幸福哦!”

    金灵挂了电话,抓住了薄景山温暖的大手,“景山,于助理找女朋友了。”

    薄景山没关注过于秋的感情,也看出他最近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例如,他偷偷傻笑的时间变多了……

    春节期间,阮晨希等一众好友也约了薄景山和金灵一起吃饭庆祝。

    席间,林语晗和顾修远是一起过来的,即使林语晗的态度好像很不耐烦,但也不耽误顾修远做一个舔狗。

    肖远也带了女朋友过来,说过完年就打算结婚。

    只有阮晨希一个单身狗,在宴席上被众人狠狠的调侃了一番。

    作为一个妹控,他毫不在意。

    “我要是找老婆,也要找个妹妹这样的,一般的女人可比不上我妹妹一点半点。”

    薄景山立刻心生警惕,“阮晨希,现在你妹妹已经嫁人了。”

    阮晨希切了一声,“你有点做妹夫的自觉好吗叫大哥。”

    薄景山:“……”

    肖远:“阮晨希,你不想活了”

    顾修远:“阮晨希,你好像是真的不想活了。”

    金灵:“哥哥,景山比你大,叫大哥有点奇怪。”

    阮晨希被众人围攻了一顿,狠狠的瞪了薄景山一眼。

    “比我大两个月出生而已,算什么本事!”

    薄景山细心的挑去鱼刺,把鱼肉放进金灵的碗里,睨了阮晨希一眼,“那也比你大,认命吧。”

    离金灵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一大家人都有些提心吊胆。

    薄景山更是早早的准备好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每日睡前就摆在床边,等金灵随时发动。

    金灵倒是毫无反应,该吃吃,该喝喝,比上一个月又胖了好几斤。

    这天晚上吃过饭,金灵刚要起身,突然感觉腹部一阵抽痛。

    她扶着椅子不敢动,小声的喊:“景山、景山……”

    薄景山正在卧室里换衣服,听见她的声音,顿时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肚子疼”

    金灵脸上的血色潮水般褪去,从喉咙间溢出了一声呻yin,“啊……疼……”

    薄景山二话不说指挥吴姐拿好东西,他从卧室里找来一块毛毯,把金灵严严实实的包起来,抱着她快速下楼。

    在路上,薄景山不忘给薄阮两家都打去了电话。

    金灵疼了一路,到了医院已经没力气叫喊了。

    她被推进了手产房,薄景山全程握着她的手,擦去她额头上瀑布一样的汗水,心疼的说:“别怕,我在。”

    “薄景山,都怪你……”

    疼的理智全无时,小家伙开始说起了胡话。

    薄景山额头上的汗水也没停下来过,特别是看着小家伙疼的脸色发白,而镇痛泵又对她不起作用时,更是急的眼睛发红。

    还好,金灵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是个大胖小子,眉眼像极了薄景山。

    一出产房,薄景山完全没有去看过孩子,全程都看着金灵。

    金灵一张小脸苍白,却泛起了笑容,“景山,我想看看孩子……”

    薄景山这才让龙琴把孩子抱过来给她看。

    金灵看见这个大胖小子,满眼都是母爱,说道:“他长得这么胖,小名就叫胖胖吧。”

    薄景山这个妻奴完全没有任何的意见,只是很快就让人把胖胖给抱走了,他知道金灵流失了大量的体力,现在急需要休息。

    薄家人和阮家人围着一个胖胖,都是又心疼又开心。

    阮承志更是逗着胖胖说:“胖胖……叫外公……”

    龙琴:“阮承志,你清醒一点,他才刚出生。”

    阮承志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太高兴了,让大家见笑了。”

    大家都围着孩子打转,也没有人去打扰在病房里呆着的薄景山和金灵。

    金灵睡了几个小时,再醒过来时,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她甚至能够坐起来了。

    薄景山守在床边,一直拉着她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金灵被他拽的紧了,忍不住回头,摸摸他的脸,“景山,我不疼了。”

    薄景山眼尾发红,急忙背过身去,平稳了一下情绪。

    看着小家伙疼的发不出声音时,他心疼的要死了。

    他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让小可爱受这种苦了。

    金灵醒了之后,一大家人也都进了病房。

    大家七嘴八舌的关心着金灵。

    金灵抱着孩子,满心都是幸福。她逗弄着小胖子肉乎乎的脸,笑道:“胖胖长得真像爸爸,以后肯定比爸爸还帅。”

    薄景山内心:那不可能。永远不可能有人比你的老公帅。

    尽管小胖子还没长大,薄景山已经有了一种危机感。

    “你现在要好好休息,抱孩子的事情交给爸妈就行了。”

    龙琴却笑道:“景山,你不抱抱你儿子”

    薄景山帮金灵掖好了被子,在金灵期盼的目光中,伸手接过了孩子。

    他抱孩子的手法非常专业,好像特意练过一样,一手托屁屁,一手托颈。他甚至还拍了拍孩子的背。

    龙琴等人看见他这么专业的奶爸模样,都松了一口气。

    金灵生完孩子后,就和薄景山一起搬回了别墅去住,家里不仅有做饭的吴姐,还专门请了两个月嫂,一个负责照顾金灵,一个负责照顾孩子。

    金灵每天吃的好,休息的好,身体也回复的特别好。

    只是,照顾金灵的那个月嫂心里有点郁闷:自己的活儿怎么全让男主人给做了,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拿着几万的月薪真的好吗

    薄景山不仅每天给金灵擦洗,还每天喂金灵吃东西。

    金灵坐个月子,没瘦,又胖了几斤。

    一直到出月子的那天,金灵捏了捏肚皮上的肉,苦恼不已:“我要去健身。”

    健身房里那么多野男人!

    薄景山第一反应是拒绝,“不行。”

    金灵不高兴,“我这么胖!小胖胖以后会嫌弃自己的妈妈的!”

    薄景山:“他敢!”

    金灵硬的不行来软的,“我这么胖,对身体不好,穿婚纱照也不好看,我想漂漂亮亮的。”

    薄景山想了想,女孩子总是爱美的,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家里不是有一间专门健身的房间吗你还需要什么器材,我让于秋买回来。”

    就这样,金灵去想健身房里看帅哥的心愿泡汤了。

    不仅如此,她还被迫每天晚上和薄景山在健身房里进行暧昧不清二人运动……健身的效果没看到,薄景山的禽兽本质是暴露的彻彻底底。

    这天晚上,金灵又被按在了桌面上。

    她拍打薄景山的胸膛,“薄景山!你禽兽!说好了今天只是单纯的锻炼的!”

    薄景山舔了舔嘴唇,身体里燥火四起,他足足忍耐了十一个月,现在好不容易得了自由,他恨不得每天晚上让金灵下不了床。

    “这项运动更能燃烧卡路里,而且美容养颜。”

    “无耻!”

    “恩,你今天才知道”

    “唔……啊……”

    月嫂们很有默契,一到晚上就绝不靠近健身房和卧室,不然会听到某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两人整天在家里做着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薄、阮两家人却为了他们的婚礼操碎了心。

    婚礼依照薄老太太所言,定在4月中旬的星期天,刚好是个大晴天。

    金灵穿着一袭美腻的婚纱,和薄景山手牵手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她知道,这一次,她用正确的方式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老公儿子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她真是要啥有啥的人生赢家啊!!!

    小蛮蛮子 说:

    后来,金灵回学校去读书啦……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帅哥……老男人每天吃醋吃的飞起……但是小家伙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服管教,让老男人操碎了心!!!

    全文完结啦~感谢一直以来追文的亲们!爱你们!

    大家都说,故事应该在最美好的时候完结,我也这么认为,就把所有的美好留给薄景山和金灵吧,还有那个胖乎乎的小胖胖!

    江湖再见!

    全文完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薄总,撒糖请低调》,方便以后阅读薄总,撒糖请低调第九十二章 完结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薄总,撒糖请低调第九十二章 完结篇!并对薄总,撒糖请低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