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370、怕我跟他打一架?(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九公子 本章:370、怕我跟他打一架?(2)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男人低眉看了一眼还捏在手里的手机,想给她拨电话过去,但又很是不乐意按下那个键。

    滚是他让她滚的,电话主动打,岂不是很伤尊严

    偏偏这该死的小女人他还不哄好不行

    “嗡嗡嗡”他手里的手机倒是先震动起来了。

    男人微蹙眉,扫了一眼屏幕。

    老宅的。

    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是寒老太太的声音,“今晚要不要回老宅吃饭啊我听你已经回来挺长时间了,怎么一直没见着人”

    男人立于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听了老太太这话,凉薄的唇淡淡的一扯,压根不理会老太太话里还捎带些许的情意。

    直接道:“有什么话您直说就行了。”

    无非就是慕茧过去求她了这么一件事。

    确实也就这件事。

    刻薄男本身也必须处理这件事,老宅怎么也要回一趟,那就都凑一块儿得了,省得多跑一趟。

    慕茧像今天这样来看韩老太太的时间并不少,平时闲暇她都会过来陪着小坐,每次来,手里也不会空着,要么是老太太喜欢的点心,要么是一些小礼物。

    今天也不例外,她已经过来挺长时间了,一直陪着老太太闲聊,看起来很和谐。

    男人下了车,手里没了核桃,双手插兜往里走。

    寒闻之也不会指望他想起来买什么礼物,人能过来已经不错了,他和寒愈并不太一样,寒闻之是知道的。

    男人在沙发上坐下后自己倒了一杯水,自在的抿着,看了老太太,“叫我回来有事”

    老太太没想到他屁股刚坐定的就直接问这个。

    笑了一下,看了他,“还有事忙,急着走么”

    不然坐下就谈事情

    男人只模棱两可的一句:“事情不少。”

    寒闻之也不跟他打哑谜,眼神直白,话也很直接:“慕茧和那个模特的事,我大概都已经听说了,既然慕茧已经过去道过谦,你能不能出面帮她处理一下,对一个艺人来说,照千千的说法去办,影响不小。”

    男人略挑了眉尖。

    朝安静低眉的慕茧看过去,她来求老太太的,不是怎么保慕寅春,而是压下她的丑闻

    看来她父亲的死活,这母女俩是真的不管。

    男人神色淡淡,唇片碰了碰,“既然弄伤了人,就老实道歉,有什么不妥”

    慕茧终于抬起头,皱着眉,“夜千宠要我做的不是道歉,她根本就是想毁了我的职业生涯”

    听到慕茧略提高声音,男人目光冷冷的扫过去。

    不知怎么的,夜千宠在他面前像今天那么嚣张的吼他、威胁他,他顶多觉得气得肺要炸了,但是听着慕茧这女人尖细的的声音,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聒噪得烦呢

    实际上,慕茧那声音,在娱乐圈里可是被公认的会撒娇,嗲得好听呢。

    聒噪得他眼尾轻轻跳了一下。

    而慕茧也被他一个眼神给逼得抿了唇,又萎了些姿态。

    说起来,慕茧现在之所以这么怕寒愈,并不是以前他直言跟她断了关系,而是前不久,男人回来过一次。

    那时候,慕茧也陪着老太太,她并不知道此寒愈非彼寒愈,只听了他说需要她爸爸去办点事,所以自以为她的地位也跟着变了。

    于是她用了他的浴巾。

    结果是看到男人一张脸黑透了,几乎是想把她活剥了的表情,那条浴巾直接被他毫不怜惜的扯走,扔了。

    完全没给她留面子。

    所以这会儿,她不敢怎么造次,更不能直接说夜千宠的坏话。

    只见男人看了她两秒,才冷淡一句:“既然知道会毁了你的前程,没事招惹越琳琅干什么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

    慕茧蹙了蹙眉,并没听说越琳琅在娱乐圈有金主

    男人也懒得点破,只道:“只要你爸松口,你这事她不会追究。”

    事实上,慕茧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事其实已经算是解决了因为夜千宠最近两天都没再找她,倒是她爸爸那边情况不大好。

    由此可以看出来,她的危机过去了。

    而她今天依旧走了这一趟,不过是想在寒老太太面前告夜千宠一状而已。

    她不知道夜千宠最近为什么频繁回南都,但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夜千宠再进寒家的门,一旦夜千宠进了寒家的门,恐怕老太太都不能再照顾她了。

    慕茧可就剩这么一颗大树庇荫。

    果然,老太太看了一侧的男人,“千千这是想干什么早先就一再为难慕茧,才回来又开始欺负人,明知道老太太我现在就慕茧这么个能说话的,她这莫不是做给我看的”

    男人目光淡淡的扫向慕茧。

    这种想法,是慕茧给老太太有意识灌输的吧

    他语调淡淡:“追求人的是我,她有什么必要为难慕茧”

    何况,他看了老太太,直接道:“以她现在的身份、段数,做给你看还用得着通过这么个小人物”

    顿时把两个女人怼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尤其慕茧,她脸上不乏惊愕,寒愈竟然毫不遮掩的表示他在追求夜千宠

    曾经是叔侄,后来又众所周知,他把夜千宠赶走了,这样的话传出去,他就不怕引人非议么

    显然,这男人压根不在意外界什么看法。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男人忽然放下杯子,淡声。

    寒闻之一蹙眉,“这不是才过来晚饭都还没吃就走”

    男人也真的点了一下头,“嗯,有点事。”

    老太太也听到他手机一个劲儿的震动,估计是真的有急事,也就没多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回来又走,跟串门似的。

    出了门,男人低眉扫了一眼手机屏幕。

    不出意外,都是宋庭君的短信。

    无非就是催他把人接回来的。

    索命呢男人上车前,一边走路一边回了三个字和一个冷酷的表情。

    哟,你还活着呢,我当是凉了。宋庭君翻了个白眼的表情发过来。

    毕竟他都刷屏了没见他回复。

    上了车,男人也懒得搭理他,只是问了张驰:“她回寒公馆没”

    张驰摇头,“不大清楚,杭礼说去席氏谈事情,应该是还没结束。”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

    张驰以为他闭目养神了,但是过了会儿却听到他忽然问:“她和席澈确实没在一起过”

    她对席澈的这份情义可真不是随随便便的关照。

    张驰笑了笑,“应该是没有,我也不大清楚,但杭礼他们不都说大小姐心里喜欢是您么”

    这话不知道是哪里中听了,反正男人表情稍稍愉悦,没再搭腔了。

    席澈的公寓今晚比较热闹。

    素来不招待客人的地方,今晚凑了一整桌五个人,林介也过来了。

    不过今晚林介手不方便,所以打下手的成了远道而来的蓝菲亚。

    “我以为你只是喜欢中餐,没想到你还会做”夜千宠自己不会做饭,总觉得身边的人大多也都不会。

    会做饭的又男性居多。

    蓝小姐算是个意外了。

    蓝菲亚不好意思的一笑,“就会摘两个菜、烧点汤,你三叔比较喜欢喝汤。”

    说到三叔时蓝小姐表情都不太一样,夜千宠微微挑眉,她同为女性,有些东西当然要敏锐一些。

    所以笑了笑,“哦~”了一声。

    两个人做饭,他们三个就在客厅,正好安排安排接下来的行程。

    萧秘书说联盟会成员的任何邀约她都拒了。

    所以,她可以安心去华盛顿了,寒穗分公司虽然黄了,但陆重游毕竟坐着那个位置,若是一直压着合同,那蓝家签约也不会太顺利。

    一个来小时。

    蓝菲亚从厨房出来,估计该打的下手都打完了,只剩席澈把菜品都做出来。

    “难得大家一起吃饭,是不是应该小酌两口”蓝菲亚坐下来,道。

    夜千宠转头看过去,“你还喜欢喝酒”

    蓝菲亚淡笑,“算是,以前我是品酒师来的。”

    但是后来因为要照顾宋仁君,以及蓝家家业没人管,她只好放弃专业了。

    她头一次知道蓝菲亚以前居然还是品酒师很是新奇。

    而比她更新奇的是林介。

    虽然面无表情,却忽然问了一句:“酒量应该很好”

    蓝菲亚浅笑,“还行,会品酒不一定酒量好的”

    林介道:“会划拳吗”

    蓝菲亚极少来南都,但是以前出差见过合伙人划拳,也教过她,不过快忘了。

    “席先生划拳一绝,酒量也很好。一会儿你俩可以比比。”他说得是轻描淡写。

    但是心里完全已经搬好小板凳准备看戏了。

    蓝小姐若是能划拳赢过席澈,他也算一雪前耻不是

    夜千宠起身,去厨房。

    “席澈,你家里有酒么”

    席澈转过身来看她,“想喝酒”

    她点了一下头,“人多热闹,可以喝一点”

    席澈道:“家里没有,我可以让人送过来。”

    他是独居,烟、酒,他都不会太过放纵,所以家里不常备。

    然后对着她:“去帮我拿手机打个电话。”

    她点了点头。

    从厨房出来去客厅的时候要经过大门玄关,刚好走到那儿门铃响了。

    夜千宠蹙了蹙眉,席澈有客人

    她赶着去拿手机,一边看猫眼的功夫,手下已经开了门,也是开门那会儿,她看清了外面的人。

    后悔开门了。

    但是来不及了。

    男人悠然站在门外,看了她,薄唇略微弄了一下,“应该缺酒”

    果然,他手里真的拎着上好的红酒,还不止一瓶,明显是很清楚席澈这个公寓今晚的晚饭会很热闹。

    加上席澈这个人不是冷漠,是寡淡,不可能那么有情调一个人在家品酒,绝对不会备酒。

    看着她脸上的微怔,男人知道他猜对了,很自觉地侧身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左右瞧了瞧,辨别了一下餐厅和厨房的方位就左转往里走了。

    夜千宠在门口站了会儿,想到他在车上让她滚下去,这会儿握紧门把手,把门一关,力道还不小。

    男人把酒放在了餐厅,却没停下脚步,往厨房走。

    她跟过去,蹙着眉,“你干什么”

    刻薄男停下脚步,一改之前对着她阴冷的样子,淡淡的勾了嘴角,“怕我进去跟他打一架,这么紧张”

    夜千宠很想说,论拳击,你确实打不过席澈,已经打过了。

    她这会儿看着这男人的表情,倒是更像贱贱的进去在席澈面前晃一圈,让席澈心里膈应、不爽

    夜千宠还真是没想到,他这人冷漠的时候冷得感觉血都没温度,刻薄起来也无人能及,原来他耍贱也是能手

    不就是项目丢了中午吼了她一通让她滚了,心里依旧堵着不爽,所以明知今晚他们聚这儿热闹和谐,专门过来膈应人

    “你来干什么”席澈的声音。

    男人略侧首,明知故问:“不欢迎”

    “很明显。”席澈也真是没跟他客气,就是不欢迎。

    ------题外话------

    猜猜今晚这帮人划拳谁赢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第一爵婚:深夜溺宠》,方便以后阅读第一爵婚:深夜溺宠370、怕我跟他打一架?(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第一爵婚:深夜溺宠370、怕我跟他打一架?(2)并对第一爵婚:深夜溺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