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宥凌天

第一百零九章夜探天阴山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扬扬猫 本章:第一百零九章夜探天阴山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7book.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冯云峰秘密将五人送走,这次行动彻底失败,真是折了夫人又赔钱,这五人就给了不少钱财来安抚。自己的家里也是一地鸡毛,为四夫人外理完了后事,不久就接到弟弟回的传书,让他别再乱动,好招好待的养着这位姑娘,一切等自己回家再说,他要亲自会会她。

    冯渊一直睡到大上午才醒来,仍感觉头痛如裂,昨晚的事他一点都不知晓,随便吃了点东西,他就往旻儿姑娘的住处赶,他始终放不下她,结果他现房门被贴上了封条,并挂着一把大锁。

    他脑袋嗡地一声炸响,猜想到这肯定是父亲与弟弟一起合谋,已经将旻儿姑娘杀害了。他本来就觉得不对,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请大家去吃饭喝酒呢?自己昨晚心情不好,可是也没有喝几杯呀?就大醉,而且是昏睡,这里一定有蹊跷。

    他心中无限悲凉、无限愤怒,他双眼冒火,心冰凉到了极点,转身就往正厅方向而去。

    “哥、你去哪里?”一个还有点稚嫩的女孩的声音叫住了他,“你怎么啦?”

    冯渊知道是自己的妹妹冯亚芸,他克制着情绪,但仍然不敢回头看她,这个妹妹虽不是同母,但跟他最亲最近,虽任性蛮横,但最听自己的话,其实是个心里善良的女孩,与那个同母的哥哥截然不同。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伤心与内心的懦弱。

    “没什么?我只是路过这。”

    “哥,你在生气吗?都是我那坏蛋哥哥惹你的吧。”

    一提起冯涛,冯渊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大声说道、声音都已经带着哭腔:“旻儿姑娘就这样被他们害死了,就是昨晚用毒药,神不知鬼不觉得就办了,这座宅子还能住人吗?这里就是一个杀人场,魔鬼之宅,本想现在来、就是劝她远离这,早走早好!可还是太晚了,人都早已经…唉!一切都晚了,昨夜我、我也被药晕了,我无能、保护不了她,哥哥是个无能之人、你再也别崇拜我了,哥哥没用……”他说道最后情不自禁抽噎起来。

    一个男人动了情,那是深情和真情。

    一个男人流了泪,那是心头的血泪。

    此时的冯渊就是那个愤怒、无助、无奈、心头滴着血,眼里含着泪的男人。

    “哥、不是的,你不是无能的,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是最好的哥哥…”

    “冯渊、十分感谢你,你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人,冯家有你在就有救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他猛然回头,雨菡与冯亚芸并肩站着,正微笑的看着他呢!他一怔,也笑了、失而复得地笑了,不好意思的笑了,他低下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噢!好,你没事,没事就好。”

    “哥、你刚才说得什么药的、杀人场都是什么呀?”冯亚芸问道,她毕竟还小,也不懂大人之间的算计,所以她问。

    “没什么,我怕旻儿姑娘被人杀害了,其实是我多心。”冯渊掩饰着。

    冯亚芸来劲儿了:“不、你说对了,是有人要杀旻儿姐,但她可厉害了,昨晚有五个高手围住她打斗,后来被她一招就全部刺倒了,当着全村人的面,惩罚了那些强盗,真是大快人心啊!”

    “强盗?昨晚来了强盗。”冯渊惊讶的问道,他想起雨菡昨天就告诉他,晚上有事,果然、居然出现了强盗。

    “是啊!哥,这些强盗很坏,在村子里打死了一个老人,还杀了我们的四娘。”

    冯渊听了木然的笑笑。

    雨菡也一直没有说话,冯亚芸一大早就来找自己,一直玩到现在。

    冯亚芸看看这种气氛,心中明白了,乖巧地找了个借口溜走了。

    走廊上只剩下他们二人,默默地往前走着。良久,冯渊打破了寂静,他看了一眼雨菡劝道:“你还是走吧,离开冯宅,这是个是非之地。”

    雨菡摇一摇头:“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要救我的爷爷,暂时还不能走。”

    “你昨晚没有喝那些放了蒙药的酒吗?”冯渊一份担忧,又有一丝喜悦。

    “喝了,比你喝的还多呢?但是那些药根本不可能对我有用,剧毒的药也不一定能毒到我,我吞噬过一种抗百毒的灵果。”

    “噢!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果子,那些强盗是他们安排的?”

    “应该是吧!只是害死了你的四娘,你不会怨我吧!我只是听下面仆人说她太坏,仗着你父亲对她的宠爱,胡做非为。所以用了个移花接木之计,将她移到我床上,可那些人太狠了,进门上去就一刀就砍了她。”

    “不怪你,这个坏妇人,不知道搓使我爹干了多少坏事,早该死。”

    “嗯,这段时间应该会安宁了。”

    “好,终于他们不敢再轻易出手了,可是、可能…”

    “对,他们在等,你叔叔回来再想办法对付我,没关系,我还正想会会他呢!而且这段时间我刚好可以尽心做自己的事,去探探天阴山。”

    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着…

    入夜,昨天是月半,今天是十六,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整个山川都如同白昼一般,房屋、树木的影子,在地上都清晰可见。

    这种夜晚出行,白衣反而会更加隐蔽,这不,山上的树梢上飞掠着一个白影,度极快,却悄无声息。当她快到天阴山脚下时,就遁入树林之中不见了。

    天阴山上静悄悄地,银色的月光洒在了树林中,也洒在山岗上,一座座孤坟在月光下显得惨白清冷,空荡荡地让人心慌,一对老鸹在一呼一应的啼叫着,从山岗上空掠过,凄厉地声音让人胆颤心寒。

    夜越深了,万籁寂静,只有虫子在低吟,这时,山岗上从一座坟墓旁绕出一头黑野猪来,它已经十分饥饿了,用嘴巴不停的拱着地面,慢慢行走着,终于它应该是找到了一些吃食,停下来大口的咀嚼着。

    忽然,从对面一座坟墓中疾驰而出一支短剑,正中野猪的颈脖,它撒开腿想逃跑,一蹬后腿,结果后脚被一根绳子给缠住了,它拼命挣扎,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可没有用,不多久,就躺倒在地不动了。

    又过了一会儿,出短箭的那座坟墓的墓碑开始轻轻地挪动,显出一个黑黑的洞口,从里面走出一高一矮的两只“鬼”,矮个哈哈一笑,说出的却是人话:“哈哈,射中了,今晚有口福了。”

    高个也笑道:“盯了好几天,今天终于逮住了,要不叫他们也上来吃。”

    “好、好,和他们几个人一起出来快乐快乐!”

    “还是低调一点,吃吃就回去站岗吧!别让上面知道了,那不好。”

    矮个走到另外几座坟墓旁,用手摁了摁香台,不多时这几座墓碑都开始向旁边移动,全露出了一个黑黑地洞口,每个洞中走出了两只“鬼”来,算算已经有十只“鬼”了,他们开始动起手来,有的去捡了些柴火,有的搬来几块石头和木棍。他们用木棍搭成了架子,居然支起架子烧起火来,是要烤野猪吃。

    奇怪得很,难道“鬼”也要吃熟食,而且他们说出去的话都是人声。

    高个叫道:“梁明,你们别弄得到处都是,等一下不好打扫、收拾。”

    “快、快把猪架上去烤,怕什么?这里没有人会来的,人们都被吓怕了,天阴山对周围的村民来说,那就是恐怖的代名字,这儿闹鬼,谁都知道。”

    “你可别掉以轻心,前天白天,我就现了有两个人上了山,到了我们这里,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所有的“鬼”都大骇,其中一个道:“我们故弄玄虚这么久,弄得这么诡异,没想到还有人敢上山,真是有不怕死的人。”

    高个又说:“这两个人,看样子一个是附近的村民,另一个女子象是外地人,在这山岗上转了半天。”

    “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有没有现你?”另一个问道。

    “看不出他们的用意,他们怎么可能现的了我?他们在明处,我在暗处。”

    “哦,那就好,如果被外人现了这个入口,我们就都玩完了。”

    “昨天兰判官有没有交代什么?”一个胖子问道,“我刚好外出有事。”

    “没什么?都是些日常检查,不过牛、马两位使者却生气的指责了我们多处的漏洞。”

    “我们的领队回来了没有?”

    “你是说青左判,他没来,因为青岩镇的事,他可忙坏了,也没时间理咱们了,哟、哟,快熟了,好香啊!”

    “香,好久没有尝到肉香了,你们两今天功劳最大,第一块一定要给你们尝。”

    “哎哟!可惜啊,没有酒,不过瘾啊!”

    “别急,我有,等我。”矮个说完就回到坟墓碑前,用手转动蜡台,墓碑移开,他又钻进了坟洞内,不一会儿,抱着个酒坛子就上来了。

    大家见了,一阵欢呼。

    他们开始一边吃肉、一边喝起酒来。

    躲在树杈上的雨菡将这些看了个真切,听了个清楚。她趁着这些很大的噪杂声的掩盖下,悄悄地下了山,向吉水湾奔去。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宥凌天》,方便以后阅读凤宥凌天第一百零九章夜探天阴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宥凌天第一百零九章夜探天阴山并对凤宥凌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